名家

名家美文欣赏,美不胜收的美文。

饶雪漫短篇:谁可以给谁幸福

其实,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我们依赖着长大和生存,只要愿意,谁都可以给谁幸福。在我五岁的时候,在陌生的张阿姨伸手将我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明白这一点,不是吗?

1评论99 顶10 踩

安妮宝贝:彼岸花

安妮宝贝语录: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彼岸花

1评论99 顶10 踩

童言无忌,原来亲嘴不卫生?

问:我们班有两个小朋友还亲嘴了呢,他们是在谈恋爱吗?答:(汗)胡说!看电影要买门票,找工作要有学历,谈恋爱也得有资格呀,你们班小朋友会自己做饭吗?能挣钱给自己买房子吗?啥都不会就会亲个嘴怎么能叫谈恋爱呢?那叫不讲卫生!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散戏

张爱玲:闭幕后的舞台突然小了一圈。在黯黄的灯光里,只有一面可以看看的桌椅橱柜显得异常简陋。演员都忙着卸装去了,南宫婳手扶着纸糊的门,单只地在台上逗留了一会。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海上花》的几个问题

张爱玲:《海上花》这一节与其他部分风格迥异,会使外国读者感到厌烦,还没开始就看不下去了;唯一的功用是引导汉学研究者误入歧途,去寻找暗含的神话或哲学。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国语本《海上花》译后记

张爱玲:虽然不能全怪吴语对白,我还是把它译成国语。这是第三次出版。就怕此书的故事还没完,还缺一回。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惘然记》序

张爱玲:对敌人也需要知己知彼,不过知彼是否不能知道得太多?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张看》自序

这两篇东西重新出现后,本来绝对不想收入集子,听见说盗印在即,不得已还是自己出书,至少可以写篇序说明这两篇小说未完,是怎么回事。抢救下两件破烂,也实在啼笑皆非。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红楼梦魇》自序

张爱玲:这两部书在我是一切的泉源,尤其《红楼梦》。《红楼梦》遗稿有"五六稿"被借阅者遗失,我一直恨不得坐时间机器飞了去,到那家人家去找出来抢回来。现在心平了些,因为多少满足了一部分的好奇心。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太太万岁》题记

张爱玲:生命本身不也使一切人都平等么?人之一生,所经过的事真正使他们惊心动魄的,不都是差不多的几件事么?为什么偏要那样地重视死亡呢?难道就因为死亡比较具有传奇性——而生活却显得琐碎,平凡?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华丽缘

张爱玲:这题目译成白话是"一个行头考究的爱情故事"。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走!走到楼上去

张爱玲:写文章是比较简单的事,思想通过铅字,直接与读者接触,编戏就不然了,内中牵涉到无数我所不明白的纷歧复杂的力量。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自己的文章

张爱玲:现在似乎是文学作品贫乏,理论也贫乏。我发现弄文学的人向来是注重人生飞扬的一面,而忽视人生安稳的一面。其实,后者正是前者的底子。又如,他们多是注重人生的斗争,而忽略和谐的一面。其实,人是为了要求和谐的一面才斗争的。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中国人的宗教

张爱玲:中国人集中注意力在他们眼面前热闹明白的,红灯照里的人生小小的一部。在这范围内,中国的宗教是有效的;在那之外,只有不确定、无所不在的悲哀。什么都是空的,像阎惜姣所说:"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蹋。"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中国的日夜

张爱玲:我真快乐我是走在中国的太阳底下。我也喜欢觉得手与脚都年青有气力的。而这一切都是连在一起的,不知为什么。快乐的时候,无线电的声音,街上的颜色,仿佛我也都有份;即使忧愁沉淀下去也是中国的泥沙。总之,到底是中国。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丈人的心

张爱玲-丈人的心这是个法国故事,法国人的小说,即使是非常质朴,以乡村为背景的,里面也看得出他们一种玩世的聪明。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造人

张爱玲:我们的天性是要人种滋长繁殖,多多的生,生了又生。我们自己是要死的,可是我们的种子遍布于大地。然而,是什么样的不幸的种子,仇恨的种子!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草炉饼

张爱玲:报纸托着一角大饼,我笑着撕下一小块吃了,干敷敷地吃不出什么来。也不知道我姑姑吃了没有,还是给了房客的女佣了。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雨伞下

张爱玲:下大雨,有人打着伞,有人没带伞的。没伞的挨着有伞,钻到伞底下去躲雨,多少有点掩蔽,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淋得稀湿。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有女同车

张爱玲:电车上的女人使我悲怆。女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有几句话同读者说

张爱玲:我自己从来没想到需要辩白,但最近一年来常常被人议论到,似乎被列为文化汉奸之一,自己也弄得莫名其妙。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银宫就学记

张爱玲:不久以前看了两张富有教育意味的电彩,《新生》与《渔家女》(后者或许不能归入教育片一栏,可是从某一观点看来,它对于中国人的教育心理方面是有相当贡献的。)受训之余,不免将我的一点心得写下来,供大家参考。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忆胡适之

张爱玲:跟适之先生谈,我确是如对神明。较具体的说,是像写东西的时候停下来望着窗外一片空白的天,只想较近真实。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夜营的喇叭

张爱玲:外面有人响亮地吹起口哨,信手拾起了喇叭的调子。我突然站起身,充满喜悦与同情,奔到窗口去,但也并不想知道那是谁,是公寓楼上或是楼下的住客,还是街上过路的。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洋人看京戏及其他

张爱玲:京戏里的世界既不是目前的中国,也不是古中国在它的过程中的任何一阶段。它的美,它的狭小整洁的道德系统,都是离现实很远的,然而它决不是罗曼蒂克的逃避——从某一观点引渡到另一观点上,往往被误认为逃避。切身的现实,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必得与另一个较明彻的现实联系起来方才看得清楚。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炎樱语录

张爱玲:炎樱描写一个女人的头发,"非常非常黑,那种黑是盲人的黑。"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写什么

张爱玲:为什么常常要感到改变写作方向的需要呢?因为作者的手法常犯雷同的毛病,因此嫌重复。以不同的手法处理同样的题材既然办不到,只能以同样的手法适用于不同的题材上——然而这在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经验上不可避免的限制。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我看苏青

张爱玲:苏青与我,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样密切的朋友,我们其实很少见面。也不是像有些人可以想象到的,互相敌视着。同行相妒,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何况都是女人——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可是我想这里有点特殊情形。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忘不了的画

张爱玲:有些图画是我永远忘不了的,其中只有一张是名画,高更的《永远不再》。

1评论99 顶10 踩

张爱玲:谈音乐

张爱玲:我不大喜欢音乐。不知为什么,颜色与气味常常使我快乐,而一切的音乐都是悲哀的。即使所谓"轻性音乐",那跳跃也像是浮面上的,有点假。

1评论99 顶10 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