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乱,一场盛大的劫

花开是花落的经年,遇见是别离的序曲。青春乱,幸已逝,如斯夫,不再返。不该只为虚无惑,不该只为未知扰。生死只是一瞬事,何劳一生去等待。幸福、忧伤若即若离,就在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青春乱,一场盛大的劫……美文推荐!

文/伊听忆昔

花开是花落的经年,遇见是别离的序曲。每个人的青春总要经过许多站,经历许多人,许多事。青春乱,一场盛大的劫。下一站幸福。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幸福、忧伤若即若离,就在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痛并快乐着的青春。——题记

一场早已预言的青春劫,一滴落在纸上的热泪,故事就这样启程了,踏上心与心的列车,遥远奔驰在荒凉的青春原野。

一段过往的爱情,一季颓废的青春,一条回家的路,熟悉时间留下的闹钟,总用声音打下一个个节拍的死结。夜深了,不要这清冷的月光,守在他的窗台。思念一个人就像喝下一杯很冰很冰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把它变成一滴一滴的温暖的眼泪。

不要问桃子对桃花的珍藏,不要说爱情是寂寞华丽的出口。岁月被风吹得那样无奈,青春是指头间划过的记忆,抹不去的永远。有时,忘不了花凋;但也有时,记不起花开。

浅浅的思念,走不出烟雾寂寞的圈。站在与幸福对望的街角,关于这座都市,只剩下一个人的秋千和两个人的记忆。曾经扬起的弧度,如今却再也无法逾越。喜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十字路口,红灯,绿灯,行人,车辆,匆匆地来了又去……四十五度角的仰望,不偏不倚的角度,夕阳下的光影,看不清眼角的泪水。曾经也想过,如果那时永远也只是默默地看着,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故事了。

幸福倒影,刻画在旧日的时光里。婆娑树荫,青春,在风中呼啸而过。校园里流传一句话“毕业来了,离失恋还会远吗?”一对情侣相依而过,这一幕幕有着惊人相似的剧情总是不知疲倦地上演。而我,忽然就变做了这刻的路人,如果上帝听得见,请让他们幸福。

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告诉自己,不再提起。关于那一季的痴迷。又是一季盛夏。阳光倾盆而下,碎了这一地班驳。在一片苍白中蓦然回首,是谁在低吟浅唱着关于一段岁月的记忆。改了容颜,易了流光,手里黄昏,面上夕阳。就这样不知疲倦地演绎着相逢与离别。

这是第31级台阶。在等你下课的每一个星期三下午,我都是这样静默地坐在这里。时光拉出漫长的背影,绵延成我以为的永远。若是时间就此凝结成冰,那我甘愿这样自欺欺人。永远的。你在我身边。风很大。心很乱。已经不记得和你在一起有多长时间了。我把你说过的话,一字一句写在纸上,折成纸飞机,用力扔出去。随风而去的它们,可不可以带走我对你的记忆。我承认我是个胆小鬼。你要走,我却不敢说留。默默祝福,小指轻轻相挽,拇指深深相印。一指寂寞,一指幸福,然后,恪守余生。

三三两两散乱的脚印,谁醉了那夜,让我在晓风明月里迷了路。撩起这仲夏夜无尽的天幕,我看见天使的舞蹈,脚铃叮当,错梦花期,像思念情人一样思念逝去的往昔。云是尺,用来丈量我的心;水是剪,用来剪掉我的悲。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瘦了花影,寒了心声。

隆重的盛夏相约年华笼罩一座青春的城。夏风总带着湿热的气息,盛夏光年,爱从不逗留,我们都只是故事的过客,像是麦田里守望着的流浪。而你是我最透明的秘密,停留在未知的遥远。每一段消失的记忆来不及珍惜,炎夏过去留在原来地无解一季。一段遗忘的时光呼啸而过,谁的一季夏风。逃匿的天光暗下那些年记忆的午后,你经过我的生命,同未曾出现过那般,无声如斯,寂若安年。被风吹过的夏天,吹散的告白,遗失在谁的视眼。谁可以告诉我,时间是怎样的概念,牵手走过的青春,下一站会不会是幸福,我这样安静地看你经过。

故事,并非停留在时光的原处。四年的长度,两小时的黑白光影。被搁置的光年化作寂静的聆音,阴天,雨天,艳阳天,我在这儿,你在哪里?开始习惯独自行走于陌路,郁结在这些年的那层雾霭。于你离开后的经年,如晨露滴落,折射伊始的透明,像是仓皇走失的静默,在洒下流苏般的纪年,绽放暖阳一季。夏天的热浪依旧流窜在这个南方的城市里,一整个夏天的阳光将树影覆满了校园。一群陌生的年轻人,一些没成熟的面孔,站在漏光的树下,阳光里充斥着欢乐的笑声。曾经笑过的,哭过的,然后破碎了,消失了。记忆在倒塌,湮没了潮湿的心。天色变暗,吹着悲伤的风,席卷荒野。落日最美时,你的笑容,永远定格。

四十五度角的抬头,是不是最寂寞的,我不知道。只是,仰望天空的时候,我会记得微笑。那个你以为一直存在于我脸上的灿烂。笑颜,逐开的是寂寞,逐不开也是寂寞。我想,我的心里住进了一个人。能够坦然面对和承受思念的重。总是在等待,等待柔情似水。犹记得那晚的黄昏最是风情,知人寂寥,遣明月晓风一行。四十五度,其实只是一种仰望,就像我们喜欢蔚蓝的天空。可终其一生,即使在云端之上,我们也无法用双手触及。有些人有些事,只适合仰望。站成最纯洁的姿势,成为我们温暖过存在过的最好证明。

一条没有尽头的河流,叫远方。一张没有回程的车票,叫流浪。一声没有回响的呼唤,叫孤独。一串没有方向的脚印,叫彷徨。终于,某一天,我们回首青春的沙漏中,那些七彩的沙砾已所剩无几了。于是在我们开始怀念那些已走过的青春,居然发现:当我们从第一刻拥有青春时,我们便开始失去。

谁曾经回来过。杂草渐次湮没了痕迹,时间的沙漏掩埋新月的倒影。谁的踪迹,谁的年华,你的影子依旧忧伤。每个章节的拓印,不会发黄,不会消失,流沙伤心的离开。那些远走的季节,那些开心的微笑,随着滚滚而来的季风,一起悄悄回来。

火车呼啸而过,带走了半夏的诱惑。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也许错开了的故事,真的应该遗忘了。颠簸的钟声,隔了好几千里,依旧不变。紧握的手,还是被时间扯开。角落的梧桐树,那见证爱情的老墙,终于倒了。我在下一个拐角处,消失了。

青春繁华,那一眨眼而逝的温柔,是谁的脸庞如此阴暗,刺破破晓的天际。风过、花烬落,剩下孤寂的枝头与落一地的残余。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们的生命里,会不期而遇的与很多的人萍水相逢,然后擦肩而过。终于明白什么是宿命,那些张扬的青春,最后也难免落了俗套。落寞的离场,又有谁在继续苍白的嘶哑。我们总要学会长大,一直,我想自己都是一个温暖的孩子。尽管,我一直在自圆其说。

繁华初上的夜晚,远处灯火阑珊,熙熙攘攘的地方开始变得安静。我们曾经一起哭一起笑,我都会记得,都会记得。夏天在结束,我们在长大,梦在风中逐渐流散。原来,记忆真的会变老。我并不是勇敢的人,但我知道,我们都要坚强。似水年华,繁华饮尽,于生命中凋零,然而,一叶叶写满追梦的枫,刻在青春的年轮里,依然艳丽如春。

青春在岁月延伸的褶皱里如水即逝。人生若只如初见,此生不相忘。幽幽的蓝色,和青春一样的颜色。被张扬掩盖的青春,裙摆不曾说对不起,雨季逼近,红色的伞,我,站在街头,抬头看天,雨水袭入。像个傻瓜,蔑视真心。远远而去的夏季,怎么办,记不得了。磨砂的水杯,突然破了,碎片交织地让人心疼,苍凉中明白原来守候是这样的空洞。我的青春如此纯白,看不见过多的忧伤,即使在边缘,某种精神力的作用让自己微笑。那些时光那些青春恍若交织在一起,哀伤淹没了下一段悲伤。终年不曾遗忘的思绪。泪流万千,只剩叹息。风吹过的思念,散乱的记忆,等着被我收藏。轮回的记忆在风化,我将青春里的故事牢牢刻下。

风止了。在五线谱上填入一个个音符,嘴里哼着曲,手指在琴键上来回跳舞,想象着在那个甜得哀伤的青春里,我们唱着张扬的歌,跳着跋扈的舞。青春,原本就是一首美丽的赞歌,只是我们用了哀伤的乐器,演奏成了一首葬歌。当我们站在岁月的末端,回忆开始时,也只是成了舒缓安静的轻音乐。我轮转在似乎静止的盛夏光年。回首,又是一岁枯荣,而你是盘踞于此的慢镜头。谁的脸,看不清楚。我一次次回放那飞扬的光,是你的晨曦,还是我的锦年,不深不浅,勾勒所有的温暖如莲。这时节,花未眠。当风吹落那些有些泛黄的信纸时,终于忍不住浅酌慢饮那段岁月的茗香。只是,再也惊不起蚕丝般轻羸的水纹。某年某月,不太深也不太浅地写下这些文字,直到现在可以轻轻地回首,叫它们:青春往事。很多人,聚了又散了。很多事,来了又走了。是以为记,是以为祭……

盛夏过,花事了,往事知多少?记忆总是空的却又满了,回首总是冷的却又暖了,听一朵花开的声音,忘记年少的对白。我知道会微笑的独角一直守在时之彼,岸未央。远了,近了。梦里花落,断然成影,竟是浮梦一场。醒了,晓了。呢喃细语,归期无言,换来泪流满面。

想起一句话:芭蕉帘外雨声急,匆匆而过的是时间。人生就是过程,青春尤其短暂,而幸福就好像天空中点点繁星,思念如同把一个爱字,镶嵌在最美丽的诗行。当华灯初上,夜色阑珊,如水的月色里,抖落了一地相思的花瓣。年华却是失效信,寄不出思念的只言片语。回忆退回成画面,记忆零散为情节,我们像躲在某一处时光深处,摘下厚重的面具遥望一座青春的空城。末路年华,寂若安年,连同无数个我们,生如夏花,逝如风……在偶然的初夏瞬间,你是我最美丽的遇见。我在找寻你所藏匿的时光,它们刻在谁的掌纹,倒映在属于谁的夏天。混沌了光线,拉长为旧日画面,触摸到光阴厚重的弥留。我躲在年轮的光圈,独自化作思念。没有人会在乎指尖划过的弧线,只有你迷离而又温柔的双眸,才是黑夜最惊鸿的一瞥。当这个城市某一天突然苍老,蜷缩在卑微的后面,看日渐阴霾的天空,想凋零破碎的时光,然后我一个人地老天荒。

谁的思念,如痴如醉。谁的诺言,无边无际。谁在吟唱那首绵长而动听的情歌。是谁在半夏弹奏,弹奏一首五月天。是谁在半夏承诺,承诺给我永远。有些故事,是要用全部力气去经历的。而有些记忆,是要用一辈子去铭记的。我见过一个人的温柔,那是一个传说。岁月如斯,携了念念不忘的无奈是为了谁。我转过身,他已消失不见。消失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不需要说再见。在物是人非时,我沉浸着快乐。在物似人非时,我伤感着回忆。在物逝人飞时,我淡定着遗忘。作茧自缚的游戏结束在繁华殒落之时,终是不经意间错过了花期。将想念安放在这样一个夏季。从未有过的放肆,有生之年,在我有限的记忆里,斑驳交织着的缠绵。某一天,你会凝固成一个美丽的姿态,永久定格。这是属于,这个夏天的想念,就在那邂逅的窗外。

这是个颓废的季节。风拂过萧瑟的树叶,提醒着在劫难逃的归宿。心里隐藏着太多的秘密,亦从未停止过揭穿,因了这样的永无止境。终究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尖锐,变得残忍,变得歇斯底里。半透明的冬夜里,宁静淹没了过去与未来,那么空灵而沉重的,如同小鸟跳动着的心脏,婴儿印下的足迹,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青春乱,一场盛大的劫。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