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小冰:那年,我们曾相遇

暮色四合,天边的浮云已经渐渐暗淡,人走,茶就凉,无边明月照你涉水而过,万丈红尘饰你以锦绣,千朵芙蓉衣你以华裳,为什么你竟一去不回?轻易穿越我一生的沧桑。

隔着岁月的沧桑,望季节山水苍茫,我知道,你是我永远回不去的原乡,我们注定坐望于光阴的两岸,俩俩相忘。

彼岸花开似锦,莺飞草长,你灿烂的笑容点燃漫天春光。

而我却只能在这里寂寞守望,落英缤纷,秋日冗长,我拈花含泪的微笑诠释多少凄凉。爱,如此繁华,如此寂寥。

或许,爱情如演戏一般。

戏落幕了,你转身离去,你只是在演戏。

而我,还在这里,我演的是生活。

或许,你也曾哭过,那也只是为戏里的我难过。

或许,转身,擦肩,我与你的缘分,也只有这回眸的刹那而已。

原来以为,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开。可后来我才知道,再来的已经不是那个春天,再开的也不是那朵花了。

或许,人生大抵如此,错过的就会永远擦肩而过,失去的也永远不会复得。

就如你我的相遇,其实结局早已抵达,只是我们浑然不知。擦肩而过,或许不够一生回忆,却足以使所有的年华老去。

还记得,那年,那个冬天,漫天雪飞,我们牵手走在粉白的纯洁世界里,我瞥见,在那涩黄的树枝里,有一片枯黄的树叶,狂风中也没能分离出树枝。

你,会是我的那片树叶么?

或许,跟随着那片树叶……

夜又深了,窗外,月华如水……

在这样的夜,真想有个人陪着我,听檐雨,数星星,看花落,或者只是在灯下静静的相视,什么也不说。如果可以,那该是怎样的风景?

而此刻,我什么也不敢去想。不敢想皎洁的月光,不敢想旧日的时光,无尽的怀想只能给我无尽的伤。

这样的时刻,我只能关了灯,倒上一杯酒,点燃一支烟,开了电脑,可是,不经意间又放起了那首熟悉的老歌。

或许,真的没有人知道,此刻的我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渴望理解?渴望倾诉?还是渴望再相遇?

或许,还是不得不沉默的去面对一页书,一盏灯,或许也只能这样。

以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去体验生活。

以一种无可奈何的解脱去麻醉落寞。

推开窗,摊开手掌,满指月光,就像你的承诺。只是流年似水,匆匆从指间滑过。

于是立定原地,看命运如何写我们之间的一切。

暮色四合,天边的浮云已经渐渐暗淡,人走,茶就凉,无边明月照你涉水而过,万丈红尘饰你以锦绣,千朵芙蓉衣你以华裳,为什么你竟一去不回?轻易穿越我一生的沧桑。

于是扼腕断指,奋笔疾书:相忘于江湖。

举目四望,偌大的烟水亭畔,只我一人,空对一轮静静的满月。竟是不能不忘。也罢!只是可否如你一般从容的拂袖而去?

回忆如能下酒,过往能否当作一场宿醉?

醒来时,天是否依旧清亮,风是否依旧分明?而光阴的两岸,从此再无你我,我知你心,谁又知我?

或许,无须更多的缠绵,无须更美的语言,我们注定无果,注定了这一场离别。以沧桑为饮,年华果腹,岁月做锦衣华服,于滚滚红尘里,悄然转身,然后,离去。

那年,我们曾相遇,可是聚无尽期。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