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一笑,那朵花能灿烂多久

我们的日子也许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们世界也许也变得越来越平庸。但,如果我们还能在太阳底下呼吸,享受阳光的温馨,就不要让那朵精神的花儿在生命里枯萎。

作者:雪灿

每个黄昏,沿着那条清澈的小溪,穿过那条开满浅蓝色野花的小径,倾听着那潺潺的流水声,我知道,那是岁月的长河在静静地流淌。

每晚,坐在电脑前敲击着文字时,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过,我明白那是生命的钟声在敲响。

走在青春的末梢,不知从那天起,对自己的年龄敏感起来。日历一页一页地翻过,年龄是悄无声息地像雨后春笋一样猛长。偶然再打开相册,翻翻那些旧相片,竟然惊异于那张有着稚气清纯的大眼睛,留着两根长辫子的小女孩曾经是我。恍惚间,我似乎意识到,许多东西,就在我们不经意间匆匆地走过。洗手的时候,时间就像“哗哗”地流水,一去不可回;走在大街上,看看精品屋里可爱的小狗狗,真想抱一只回家,每晚与自己同眠,可是又怕别人笑着问:“你还是小女生啊!”只能对着那只小狗狗望而兴叹;偶尔遇到小学时的同学,竟惊叹她以前的秀丽容颜正在逐渐更变,回家照照镜子,也既然发现自己的眼稍处也有了一抹淡淡的沧桑。似乎就在一瞬间,明白那些旧时快乐的时光,飞扬的青春已经永远地湮没在黑暗中,再寻也没法寻回来。

明白,释然!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在成长的同时,我们也一样失落了,那曾经久违的渴盼成长的那份心情。

读大学时,导师问我:“你认为人的一生一般能活多久?”

我脱口而出,说:“大约二十万天吧?”

导师微笑着,摇摇头,拍拍我的肩膀,叹道:“人生苦短,好好把握吧!”然后翩然而去。

事后,我掐指一算,才知道我们的生命最多不超过三万天。于是,我也将导师的问题一次次地问自己的学生,他们有的说:“五十万天!”“三十万天!”几乎每位学生的声音都自信而响亮。当我清楚地告诉他们,人的生命实际只有两万多天,一般不会超过三万天。学生惊呼,大喊:“老师,您是不是算错了?”我总是微笑地摇摇头。他们往往再经过一翻争论后,再认真地计算一番,再统一了结果后,又不约而同地大喊:“晕,这样少,人生好短暂啊!”我看看他们,学着导师的口吻,叹道:“人生苦短,好好把握啊!”他们往往沉浸于久久的深思中……

暗夜,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橘黄色的台灯发出淡淡的光。伴着滴答滴答的时钟的脚步,我的心也在有节奏地跳动起来,那“砰砰”音响是生命强有力的音符,那是生命的颤音。每晚听到这些声音时,我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生命还在流淌。很多时候,我讨厌着心脏的跳动,它似乎是在每分每秒都在提示着我,生命是在点着数的前行。

可是,我能够不倾听吗?断然,我不能拒绝!恰如,我不能拒绝两万多个属于自己的日子,一个个地从我的指尖滑过,而后,悄然地溜走。

是的,我的心脏一定是要跳动的,停止了跳动,那就证明那是生命的最终结局。正如,无论枝叶多繁茂,到了秋天必然会凋零,飘落。

童年时爷爷离我而去,因为对死神的恐惧,使我学会跟时间赛跑;前年,奶奶又在睡梦的时候悄然无息地离开了人世,使我明白心脏停止了跳动,那就是表示末日的来临。明白后,心便释然。时常平静地想:当我们走到生命的尽头,是否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的遗憾。

每晚,伴随着时钟的滴答声,自己倾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慢慢地合上眼,静静地与自己的心灵对话,让灵魂在这无边的暗夜里流淌成一首小夜曲。而后,在午夜时分,默默地用文字来祭奠自己的走过生命中所有岁月,追忆着那些似水年华。此刻,那橘黄色的灯光就是我唯一的安慰,与我一起纪念着夜走向黎明的一瞬……

当次日推开窗门,迎着初升的太阳,深深地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总是不由得涌起一种生命的愉悦之情。

生命是孤独的,而灵魂是饱满的。我们好不容易在人世间走一回,生命中也许会遇到许多的苦难,可是,我们别无选择,只有一无继往地走下去。即便是苦难重重,我也不希望自己的青春被某一种方式囚禁,它应该是绚烂的,完全自由地开放。我更不希望在以后的岁月里,背着沉重的十字架走路。

我们的日子也许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们世界也许也变得越来越平庸。但,如果我们还能在太阳底下呼吸,享受阳光的温馨,就不要让那朵精神的花儿在生命里枯萎。哪怕我们已是无路可走,哪怕我们已是四面楚歌,只要那朵花儿不败,还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

评论

  • 写得很好,很受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