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旆:放手,静看彼岸光明

你应该懂得,人活在世上,最爱你的人除了父母,就是自己。所以,你要珍惜最爱你的人。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也正确的去理解父母的心。

斜阳投进屋里的光芒在那些字句间活泼地跳跃,冬末微凉的风轻轻掠过耳际,随即牵起窗帘的一角,荡着……荡着……

嘴角侧撇,不屑的潇洒固执,不闻不问,关我何事,我要遗忘所有的人,我,只是自己……

浅眠于梦魇的表层,翻来覆去,挣扎不休,将自己牢牢地封印在这个结界,无人能靠近……

然,雨,漫天,恍若记忆,铺天盖地,涌上心头,刻意不怀念,强制不触碰,心中那狰狞地伤口终是坚定不可抑制般地愈合,纵然爱恨消散,时光流转,那抹温暖依旧盘踞而未GoneWithTheWind……

晨露熹微,阳光撒进小屋,刺眼地温暖,慵懒地将自己黏在床上,直至被逼无奈强行在沉睡的路途,一种模糊、一种空白、一种心游离于身的虚脱。冷风来袭,寒意颤栗,清醒湮没了惺松,眼眸上演一曲模糊至清晰的殇……

网友语录:我喝酒是想把痛苦溺死,可痛苦却学会了游泳!

那我写作是想把伤痕埋葬,可伤痕却学会了死恢复燃!

N久没了家的消息,彼此遗忘,所有的期待在那次电话后肢解消散,如同摔碎的玻璃杯,那是心碎的模样。这些天,强烈的渴望在内心作祟,莫名的很想感受那份熟悉的关心。当所有的期待幻化成空气,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将趋于平淡,好似膨胀的气球被扎破后归于死亡……

这是哪个大人也不会承认的挫折,哪怕是已经沸腾作响的目标,都将被视为幼稚、魔鬼般的冲动。承认父母更关注平凡淡然,可她们都不曾想,我是否甘心于目前现状,内心是否真的如斯快乐,扼杀我的想法都没有一丝的考虑,这样的你们真的让我很失望,也许是我们沟通太少;也许是你们真的老了,没有了当年的壮志勇气去承担人生的风险;也或许是你们不忍目睹孩子考虑欠佳后的落魄颓废,可是您都剥夺了我任何的诉说。我已经长大,应该有选择人生的权利,当然也会尊重你们历经岁月沉淀的宝贵意见,可一段没有开始的结局,貌似死刑的宣判,于心何甘哪!

回想昔日您用心良苦地谆谆教诲,有种说不出的酸涩,像极了一杯柠檬水!譬如您告诉我:别人教你做事,不光要用耳朵,还要带上眼睛,善于倾听与观察,才能从别人简单的语句里寻求更多的奥妙与真理。看似浅显的道理,却告诉我许多做人做事的真谛,每每得到朋友的赞扬,我都会骄傲地附加一句:基因遗传好,没办法噻。知道吗?我为有你们这样知情理,不传统,不庸俗,坚强,宽容,善良出名的父母而骄傲。每想于此,暖流便瞬间弥漫我的全身,幸福ing……

冷落了这么多年的亲情,时间与距离让我们无形中渐行渐远,你们越来越读不懂女儿,女儿也越发的不了解你们,难道这就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思想文化观念意识的迵异,渐趋衰老的容颜,那曾光鲜的脸颊随年轮的变迁悄然打上岁月的烙印,折皱折射出的光刺痛了我的眼眸,泪水滴穿了心脏,变成血。恨自己不能过早的承担分忧,只能眼睁睁看着岁月蚕食倾吞尽你们的青春,痛,很痛,那种苍白无力,只能任其演变为虚假的麻木。

父母好似那手中卷轴地线,孩子就是那遨游蓝天的风筝,只有放长线,风筝才能飞的更高、更远!

然,你们还是紧紧拽着那线,从始至终。蝴蝶飞不过沧海,是因为那边已没了期待,可我有满腔的热情与信心,哪怕是断线致使的风筝坠落,也将无悔对人生的冲浪与追求,拥有已足矣!世界无垠,竞争残酷,该放手时就放手吧!你们庇佑不了我们一生,更何况自己的路自己走!正如《一公升眼泪》里小亚也的主治医师所言:应该告诉她病情,她有选择面对生活的权利!说实话,我完全可以不再顾及你们的感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我发现心很痛,锥心的痛,不可抑制地痛,学不会不在乎。就像断线的风筝,想寻求归宿般心神不定。人静智流,心安了,一切都好办,不是吗?可我的心能定吗?

良窗淡月,

多少事,欲语还休……

小风疏雨,肠断

凝眸处,

而今又添一段新愁

……

评论

  • 他们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呢
  • 他们就知道打我骂我,都没有问过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