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0维:葬身爱情,我学会了成长

我只能说,你的出现如同昙花的美丽,可我却忘记昙花终究只有一现,划过夜空的流星再怎么美丽那也只是曾经。我葬身了爱情,可是我学会了成长,只是我要寻爱在2010。

——寻爱2010

我爱着那些寂寞的白雪,如同我爱着那些忧伤的文字,没有了绚丽的色彩,只留下孤独的无望,当寂寞的天空中飘着我对你的思念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是我昂望长空再也触及不到的温柔。是我回首思考我20岁的春夏秋冬。

卷一:站在20岁的顶端回首我的19岁

我还是喜欢翻开那些泛黄的精美纸页,一遍一遍的读着那些优美的句子,以前如是,今天也如是,我们的故事,无论走了多久,它仍然是一种美好的记忆。

还记得春雨飘飞的夜晚我们的相识吗,还记得夏花盛开的午后我们躲在树下乘凉吗,还记得秋叶满地的清晨我们的牵手散步吗,还记得冬雪纷飞的黄昏我们的心愿吗?还记得……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回想那些曾经给过我伤害的镜头,或许有一天那些忧伤而寂寞的文字开出妖娆的花朵,我就会看着你牵起另一个女孩的手开心的为你祝福。我的19因为有你而灿烂,可我的20岁因为你却暗淡了,站在20的顶端回首我的19岁,我依然快乐着。

昨夜.宫廷花

席卷风帘,叶飘落,晓看花,零零撒。六月酷暑寒雪纷飞下。望窗外,苍穹难辨,欲上琼楼探宫阙。

独倚竹门,心儿乱,晚赏月,悠悠叹。半载情思夜深无人念。穿长街,山海昏暗,透过朝夕盼相见。

卷二:20岁的第一滴眼泪

20岁的这个春天,下的第一场雨时,我站在窗前,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很久很久,看着雨,我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来自心底的最深处,直到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沸腾,直到我全身每一根毛细血管都砰裂,然后有一股暖暖的液体从眼角流下,咸咸的味道,我哭了吗?

撑着伞在雨中漫步了好久,我想你,想我们共同的岁月,看着路边的积水,泛着点点水波,我是谁啊,你明白我的忧郁吗,20岁,我第一次哭了,因为我在乎的人,他并不在乎我,上帝和我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我说我相信上帝,是因为它叫我遇见了你,可是上帝却叫我爱的如此疼痛,20年,第一次觉得人生惨败。

还记得我们相识的的那个夜晚吗?我们在雨中奔跑,没有谁明白我们脸上挂着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也没有谁明白我们究竟为何哭泣,可是我们却相遇了,两个看似没有关系的人却为了一个情字相遇了,你静静的看着我,帮我拭去眼角的液体,那一瞬间我多么想抱住你,终于知道有那么一个人能够理解我。可是……

我明白一段感情不是我愿意,我就可以幸福的,看着那些陈旧的往事,我知道我们不适合,三个月我们不再联系,我如同失去了宝贝的孩子,三个月我寝食难安,你问我过的好吗?我的回答简单的只有两个字:“不好。”结果你却说:“为什么你的每次回答都一样,就没好过啊。”我笑了,说:“习惯了。”可是你却不知道,两个字“不好”的背后有多少我想对你说的话语啊。因为思念,所以我不好,因为你的不在乎,所以我不好,当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或许我会说好,可那时我想我已经离开了。

这个春天又下雨了,我会站在雨中听着最忧伤的音乐,然后漫步走过没有你的街头,可是你却永远也不会明白,在那一刻我有多么渴望你能理解我,哪怕一分也好。

20岁的这个春天,我又同样站在了雨中,为另一个人哭泣,为另一段感情祭奠,20岁我的第一滴眼泪为你而流。

卷三:人生能有几个20岁,人生又有几个20年

在那么多的文字里,我是忧伤的,或许天生我的身体里就有着那种我无法控制的忧伤分子,20岁,走在行人里,走在迷茫中,我一直走,走在盲人路,然后真的就泪流满面了,我看着远方,我有着前所未有的无助,我想我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你,我是真的想要把你忘记还是在试图记起你,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忧伤啊。

那个晚上,听着电话那头你无奈的声音,我突然间明白了,我的爱情竟然是一种奢侈品,虽然你从来不说我不好,可是我也从来做不到你所说的好,我那么无力,那么孤独,那个时候我在想,我怎样做我才不会再有破茧时的那种痛,也不会再看着刺眼的屏幕想着你过得还好吗,原来我的20岁就有着沙菲的悲哀。

有时候我想问:“人生能有几个20岁,人生又能有几个20年。”我恨你,恨你叫我这么狼狈的在为你编织着这个腐朽的梦。梦醒时,我真的害怕了,我拿起电话,却再也不敢拨下你的号码,我突然觉得我的20岁过的这么暗淡,我肆无忌惮的说着我的忧伤,人生其实只有一个20岁,人生能有若干20年。

卷四:20岁侧耳垂听花开的声音

我总是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事物莫名的落泪,因为我真的明白很多,无论关于你的爱情,还是生命,都一定有那么一个截止的日期,20岁我看着花开了,也看着花落了,20岁我送走了我的爱情。

那时天气很好,花开的很美,我总喜欢站在花下侧耳垂听花开的声音。这是真的,一站就是一个世纪,很夸张,我站在那,会忘记时间,很久,就像我喜欢一个人走在马路中央,不是因为刺激,是因为我喜欢。喜欢这样思考问题,我想我会把你忘记,但是一切都需要时间,也许是十年,二十年,亦或许是一辈子吧。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你,想到醉生梦死,想到花开花谢寂寥无声时,可是你却从来也不明白,我的文字要告诉你的是什么,我依然喜欢一个人站在树下,垂听花开的声音,是因为,这个季节你们都离开了。

卷五:20岁这个秋天属于我们的快乐

走在黄色的落叶上,听着脚下“吱吱”的声音。我的左手边是你的右手,看着落日的余晖下拉长的两个身影,我们一起笑着,一起闹着,一起快乐着,这个秋天我的左手边不再是你的右手,也不再有着你的味道,你是我穿越宇宙也无法找到的影子,而我眼中也有着你看透一切也看不到的哀伤。

我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一起去看海,一起去冲浪,一起去追求我们的梦想,那是那个秋天你穿着天蓝色运动服,手中拿着篮球,伏在我耳边对我说的,那是那个秋天我穿着米黄色休闲服,手中拿着相机,侧耳倾听的。那是只属于我们的约定,也是只属于我们的快乐,那个秋天和这个秋天我都因为有你而幸福着。

卷六:20岁决然的挥手然后潸然泪下

那么多只属于我们的快乐和幸福依然无法留住我们短暂的爱情,雪天里,我们站在那原地不动,不哭了,不笑了,时间静止了,可是我们却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文字里流出的不舍和依恋都是假的,你回头离开,我转身呼唤,从此天涯两断,天各一方。

然而,20岁我依然喜欢站在雪地里去搜寻你的身影,去思念我们的快乐。

飘雪-梦醒时

昨夜梦回春光灿烂时,梨花如飘雪,莺鸣叫,若相思。唱婉歌,觅良偶,毕竟两情长久比翼飞。

今朝梦醒冬雪纷飞日,万物皆素妆,吾怅惘,似蚕帘。苦无主,谁明了,倒是一别无奈斩千愁。

卷七:葬身爱情,我学会了成长

落寞的文字,寂寞的花,无论时间带我走向何方,我懂得了该何去何从,我只能说,你的出现如同昙花的美丽,可我却忘记昙花终究只有一现,划过夜空的流星再怎么美丽那也只是曾经。我葬身了爱情,可是我学会了成长,只是我要寻爱在2010。

评论

  • 我已经不敢再奢望爱情,第一个:暗恋、我十三她十四,三年后,我想表白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已经有男朋友;第二个:直白、我已经十七岁她十九岁,我对她表白,没有拒绝但是让我猜,我可以牵她的手,可以带她转校园,平安夜她却告诉我只是把我当弟弟。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
  • 太惨点吧
  • 和我感觉一样。只是我没有你有才
  • 我的爱又在哪呢
  • 爱 很 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