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葬礼

灰白的天空,大火破屋而出的欲望正在上升。火光中隐隐约约有个人影逃了出来。

Bush收拾好行李后,坐着马车进城了。清晨时刻的阳光,是从天堂播撒下来的一道道金线,让大地透出辉煌,照耀着人们惊异的目光。“你们看到没有,那个传说中的怪物。”“听说他一个人在树林里隐居四十年,从不跟任何人接触,真是个冷漠无情的怪人。”人们都在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他来到Quinn殡仪馆门口,Buddy打开门,惊讶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长满络腮胡子的怪老头。“你要进来吗,先生?”Bush走进屋子,正当Buddy要关上门时,Bush用手挡住了门:“不用关。”而在一旁的殡仪馆老板Frank正在和别人通电话。“Frank Quinn先生,这是Bush先生。” Buddy向Frank介绍道。Frank迅速喝下一杯水,和 Bush握了握手说:“进来吧,很荣幸。要咖啡吗?很荣幸。”“你是不是从哪里来的?”Bush问道。Frank点点头:“其实说哪里都行,是的。给他找张椅子,Buddy.” Buddy迅即拿了张椅子放到Bush身旁:“请坐,先生。”Bush坐下后,立刻掏出一捆钱丢在桌子上,Frank也坐了下来:“请问我们能如何帮到你,先生?”“我需要一场葬礼。”“你可算找对地方了。请跟我来。”说完Frank站起来,转身走了几步后,敞开帘子,Bush和Frank跟随他走进一间摆满了棺材的房间。Bush仔细地打量着这些棺材,Frank见Bush不是很满意的样子,于是拉开了身后的帘子,那是一件做工十分精细的棺材,“核桃木的,钢把手。”Frank对Bush说。“不说棺材了,还有什么?”“随便,你想要什么都有。鲜花?”“不……”“墓地?”“已经有了。”“一流的服务。”“派对。”“什么?”Frank惊讶地问道。“一场派对。”Frank惊讶地朝Buddy看去,Buddy也感到不解:“什么样的派对?”“葬礼派对。”“我们能办到。”Frank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也要参加。”Bush对Frank说。“放心,我会让你参加的。”“我现在就想要参加。”“你想要,活着,参加自己的葬礼派对?”Buddy看了看Bush,又看了看Frank问道。“是的。”

Bush点点头。“但是如果您还没有去世,是不能举办葬礼的。”Buddy瞪大着眼睛看着Bush说道。“等等,这只是个细节,我们可以再研究。”Frank微笑着说道。“真是个巨大的细节。”Buddy嘲讽道。Frank 对Buddy 使了使眼色,暗示他注意Bush 手中那一大捆钱.“你想要办场葬礼派对,当你还活着的时候,所以你也能参加。”“行不行?”Bush问道。“当然。”Frank兴奋地举起双手,眼睛里仿若藏着宝石闪闪发光。

人们陆陆续续来到Bush居住的原始森林,甚是热闹。

“你现在该做什么?”Bush看着窗外的人群自言自语。

“我的一生可谓经历丰富,但我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你们都听说过布什先生的事,但今天你们将听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他自己的故事。”主持派对的Frank对在场的人们说。

坐在镜子前穿着西装的Bush脑海里不断闪过大火破屋而出的画面。那团火焰有如血中曼舞的青鸟。

整理好着装的Bush走出屋子,准备迎接属于他的葬礼派对。他穿越森林,穿越人群诧异的目光,走上阶梯,来到台上。“好吧。”Bush示意牧师可以开始了。“我是Charlie Jackson牧师。”人们纷纷抬起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前面这两个人。“我们可以想象到好和坏,对和错,”牧师举起手中的拐杖说道。“相去甚远。”台下的Frank和Buddy都聚精会神地望着台上的牧师,生怕错过了什么。“但事实是,他们经常混杂在一起。”牧师继续说道。站在一旁的Bush沉默不语,从容地听着。“大概四十年前,Bush走进了我的生活,然后他离开了,在这之间,他造了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教堂。”说完牧师看向了Bush,Bush开始显得有些意外。“那个教堂里发生了很多美好的事。”牧师将身子转向Bush说道。

“好了,Charlie,谢谢,非常感谢。”就在这时,Bush打断了牧师的讲话。他走向牧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个好人,Charlie,谢谢。”“好吧。”牧师于是低头往后退了几步在一旁坐下了。“我得一直走到伊利诺伊州才能找到一个会替我说好话的人。”在沉默了数分钟后,Bush终于开口说话了。“真是该死。”台下的人群用不解的眼神注视着台上这个老人。“所以,”不只是台下的人群,连牧师也好奇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现在……”Frank和Buddy都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发言。

“我不聪明,也不明智,我也不知道我是哪种人,我总是焦躁不安。虽然我看到这个世界,但我从未有目的地去过哪里,因为我做了让自己羞愧的事,我永远无法弥补的事,你们大概都觉得你知道你做过什么,或者你不会做什么,我希望你们能一直这样。真的,当我告诉Charlie我做了什么,”坐在一旁的牧师目不转睛地盯着Bush。“他告诉我对上帝忏悔,还有法律……你知道,其他的人,然后我就能得到宽恕,但我不想要宽恕。不。”Bush摇了摇头。“我需要让我做过的这些事,”台下的人群全部仰起了头,Mattie穿过了人群。

“一直在我的生命中,所以我从未告诉过别人,你们看到了,没有人。”Mattie站在了人群中最前面的地方。Bush又沉默了。牧师也低下了头。“我爱上了一个已婚女士,不知道为什么,她也爱上了我,”Mattie急切地看着Bush。“我唯一一次陷入恋爱,我们计划一起私奔,开始新生活,新家庭,但不知为何,在我们约定的时候她并没有出现,我有个奇怪的预感,她的丈夫开了门,他的手上有血,”Mattie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Bush。“我狠狠地把他打了一顿,”Mattie的眼里闪烁着泪光。“我不记得怎么上楼的,我只记得楼梯上有个锤子,上面有血迹和头发,我在卧室发现了她,在地上爬着,在我到她面前扶她起来之前,”Mattie伤心地低下了头。“一盏油灯撞在墙上,爆炸了,然后她的丈夫骑在我头上,叫喊:‘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了。’”说着Bush举起了拳头示意,微笑着。“但事情不对的时候,总是有有趣的事发生,就像钟表停下来,你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我看到她丈夫在上楼之前就已经把楼下都点燃了,你看,然后当我把他的头往墙上撞,试图摆脱他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这都是我的错。”Mattie闪着泪花的眼依然望着他。“如果我只是,从没跟她说过话,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我看到那个他扔出来的煤油灯,把我们所在的房间也点燃了。然后我发现到……我身上着火了,”说着Bush摆动着手,张大嘴巴做出夸张的表情。“我试图把火熄灭,但是不能,”在Mattie的心里,眼泪在沸腾,对于Bush那样镇静地说出的不幸,觉得好似飞蛾一般,可怜地在那里颤动。“我摆脱她,转过身,非常疑惑,我看着地下,我看到她躺在地上,”Mattie仿佛明白了什么,低下了头,又看着他。“我叫她的名字,你知道她的名字,Mattie,你的姐姐Mary Lee。有时候我也开玩笑地叫她Mary Lou.我再一次叫了她的名字,然后……”Bush的表情显得有点痛苦。“我看见,”Bush抽泣着,“我唯一的爱人,”他已然声泪俱下。“你的姐姐,身上也着火了,然后……”Mattie依然望着他。“我非常羞愧,”在Bush两颊的皱纹里是颤动的眼泪。“我弯下身,想把她扶起来,”Mattie低垂着头,不愿面对。“接下来我知道的是,”Bush张开双臂:“我在飞,”Mattie用手不停地擦拭泪痕,凝神注视着地面,泪水就像那山崖上的清泉。“是啊,我在飞,我不知道我怎么出的窗户,不管我如何会想,我就是记不起往外跳。我觉得我可能杀了他。但也可能是他推了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向你们发誓,如果我把她留在那里,我知道的所有都是一个谎言,但这不重要,这不重要,我没能把她救出来,就差一点,我没有。我很抱歉,这就是我的故事。”

台下叠加着层层的寂静与沉默。“我现在想请求原谅了,如果可能的话,然后,我不介意下一次是真的葬礼,但是请原谅我。”Bush朝Charlie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而Bush转身离去。

回到房间的Bush只是静静地坐着,落日为人群加冕。狂欢之后,月光的挽联铺向天边。他依旧握紧她的相片入睡。在睡梦中,他看见他的爱人再一次向他走来……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