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我等你

甘羽蓝:没有颜色、没有触感、没有味道、没有来过的痕迹就像你留给我的最后一瞬,只有空白。

甘羽蓝,一个人,抱着那些苦涩的留恋,一个人,跌跌撞撞在这个没有他的城市。前方的公交又远行了,她拼命地追逐着,就像当初拼命地追寻熟悉的身影一样;可这次又错过了,转身,迎着阳光,笑着流泪。许昔诺,你是我永远逝去的阳光。遇见你是我最美的风景,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是我的晨光;可悲的是,我却只是你的夕阳,注定转瞬即逝。

2005,甘羽蓝走进了芦时高中,然后一切的一切便从这里展开了。夏日绚烂的阳光下,色彩斑斓的太阳伞盛开在楼厦矗立的罅隙间,花样少女的裙带在隐约的风中微微起舞。紫外线在夏日的天空静静地流淌着,有点灼热,有点浓烈,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甘羽蓝如墨的发丝轻漾着,飘散在肩头,手中的淡紫色行李箱在阳光下别有一番韵味。微风下,有什么味道轻轻地袭来,忽浓忽淡,伴着花朵的清香,给人一种很安然、很宁静的感觉,那是一种很好闻的味道。

拥挤的人潮中,他是那么的特别,白色的衬衣干净的一尘不染,让人再也不忍心去亵渎,笔挺的行走在热闹的校园里,羽蓝看不清他的表情与面容,可那个背影却一直回荡在她不听使唤的大脑里。

忙碌的一天在太阳依依不舍的眷恋里落下了帷幕,每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温馨的床此刻便是他们唯一的期待,尽管天气闷热,夏虫在窗外此起彼伏的聒噪着,很多人还是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甘羽蓝微侧在床上想着那个背影,那是落寞的吧!一层不知名的淡淡忧伤包裹着他,那样的忧郁,那样的孤独,她多想为他拂去那丝丝愁绪,就这样想着、想着,无奈抵不过周公的呼唤,终究还是慢慢的沉醉在甜蜜的美梦中。

第二天的生活像是戏剧般的从甘羽蓝眼前一幕幕快速地闪过,晚间,灯光下,瘦小的身影在被夜色笼罩的校园里低头徘徊着,纷乱的思绪在脑海一闪一闪的。

直到以后她才知道,就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她竟遇见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总是默默陪伴她,给她冷色调的人生添上一抹暖色的好友——莫小柔;一个是她仅望着背影便再也无法忘却的遥远的梦,是她无法触及到的那些关于青春年少的最美好的记忆。

许昔诺,许昔诺,原来这就是他的名字,她一定要牢牢记住才好,就像珍藏易碎的宝物似的放进心底的最深处,即使有一天他会变成她最深最痛的伤。

之后的高中生活,就在分数的追逐中和老师苦口婆心的劝导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快乐或悲伤、压抑或轻松,类似的情感在青春的故事里被描摹的栩栩如生。

.恋爱,在那个青涩的阶段,是件唯美的奢侈品,也是青春风景里最绚烂的画面,轰轰烈烈的让每个人都在心底跃跃欲试,却又不得不在现实的演绎下默默地放下,最后,或深深地埋葬或深深地留恋。

夕阳染红了片片漂浮的云,羞红了脸,被风吹散在整个天际,然后火红火红的蔓延开来。这样的场景很轻易的让羽蓝想起了许昔诺风轻轻地吹着,甘羽蓝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丝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中,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落寞的身影。

其实呆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小柔怎么可能对她的心思一点都不知道呢?脚下的路在夜色里向前延伸着,两个女孩说笑着走向黑夜的帷幕中,然后渐渐的模糊,最终被吞噬在黑夜的洪潮中,只留下一地幻想。

转眼又是另一个夏天,不知是夏天包围了下一个夏天,还是夏天宛接了下一个夏天,总之太阳还是那么的强烈,灼伤了微露的皮肤,也灼伤了爱情这个字眼,这个夏天又该如何的上演呢?

上一个夏天,是我遇见你的季节,这个夏天是我们错过的季节,然后朝着各自既定的道路,转身,我回看你的背影,渐行渐远。

甘羽蓝苦涩地想着,疼痛一点点的占据着那个心里最隐秘的角落,高二,我来了,可你的背影被遗落在了哪里呢?很久以后甘羽蓝才知道,落寞的身影不在彷徨,那是因为他的阳光已经到来,可她的阳光却丢在了阴冷的角落里暗淡的意象中,被失落的情绪霸道的久久占领着。他们,许昔诺和甘羽蓝,应该就再也没有交集了吧。

青春就像是沙漏,不管它流逝的多慢,终究还是会慢慢地流走,不留一指流沙。

转眼已是高三最后的一百天了,这两年羽蓝都没有在和他有过什么交集,只是想念还是如影随形,每次失意、每次跌倒、每次遇见路边的情侣,她都还是会想到他,想到那忧郁的眼神里包含的说不出的神秘。

命运有时就爱捉弄人,有心的或无意的,小柔竟然被安排到和许昔诺同班三年,因为这份缘分他们也成为了算是朋友的朋友吧!不过这个朋友的气息好像并没有传递到羽蓝的身上,但却也是因为这份际遇,羽蓝得知了一件让她兴奋了整整一个夏天的事——宁茂是他向往已久的大学,于是,宁茂大学便也在她的心里镌刻进去了,羽蓝清楚地知道,他连带他的一切,都不是写在她的心里而是深深地镌刻在心壁。

她知道以她的成绩进一所普通的一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进入像宁茂那样的重点大学,是很有难度的。高三,她拼命的读书,她知道自己的目标,那便是以他不注意的姿态,走进有他的大学,走进有他的生活。

有一句话说得总是很对,梦想太过完美,现实便会显得残酷。她没有想到她所有的梦,所有的念想会在一夜间付诸东流,然后像阳光下大大小小、五彩斑斓的泡沫辉煌的碎裂,变成小小的雾气最后消失在空气中,不带一丝的痕迹的卷走了一个少女最初的梦想。

临近高考的那几日好像过得特别的慢,小柔觉察到羽蓝的反常,来陪伴安慰了她几次,羽蓝不说她也不问,只是静静的坐在她身旁,有时她会发上好一会儿的呆,有时不知不觉间就泪流满面。她想,肯定是关于那个人的事深深地伤到她了,深入骨髓。

被称为“恶梦”的高考还是如期而至,所有的一切都在连绵几天的阴雨中度过,该结束的高考,该埋葬的爱情,该挥手的高中生活,所有的该与不该,都让它随着这场考试安静地死去吧!

留恋怎样、不舍又能怎样,她只能选择放下,冥冥之中她已经知道了那些即将发生的事,而她,也该去寻找生命中那束只为她绽放的阳光了,好好的享受一下温暖。

成绩出来的那日,明媚的光芒与暗淡的树影间,有什么轻轻地画了一条线,于是两个世界就那么突兀的显现出来了,他和她的世界从此毫无关联。这是她早已预感到的,甘羽蓝最终也没有走进那所梦寐以求的大学,在老师与同学的声声惋惜中走进了另一座稍逊的学校,所有的人都不了解,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的镇定自若,风轻云淡,没有一点高考失利的悲伤。

如果真的无所谓,那她以前的拼命奋斗,他们又着实很疑惑,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所大学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的身影不会在那所学校出现了。

当你为了某个目标付诸所有,到终点时才发现不仅没有你要找的人,连旅途的航线都是倾斜的时候,那种悲哀就像是洪水霎时席卷了阳光弥漫的城市,然后黑暗笼罩了她的整个世界,忧伤浓稠似墨。

苦涩的暗恋,是一份眷恋着不愿忘却的寂寞,品尝着的是一份受伤的心。进入大学的甘羽蓝,变成了一个文静、淡然的女孩,好像诺大的校园就再也没有什么能让她为之驻足留恋的了。

入大学已经一个月了,甘羽蓝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将青春的那些故事慢慢沉淀。军训结束后,学校的迎新晚会也在同学们的期盼中到来了,梦幻一般,她好像听到后排的女生正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学校的风云人物。“听说许昔诺要为经济学院的院花李梓馨现场钢琴伴奏”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早已在羽蓝的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拍打着她脆弱的心墙,形成千万朵美丽的浪花,绚烂的开放着,正如她此刻的心情。

此刻,她已无暇去顾及其它,开心的只想好好地看看他,静静地看他的表演,一定还是那么的精妙绝伦吧!果然,他一身白色的西服,脸上还是淡淡的忧伤,气质忧郁的像王子般高贵,纤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之间灵动的跳跃着,仿佛轻轻拨动着羽蓝微漾的心,然后蔓延成一圈一圈的涟漪紧紧地将她包围,如痴如醉。

直到晚会结束,她还沉浸在那个浪漫温馨的世界里,深深回味,一路上人们讨论的都是他,连院花翩翩起飞的舞蹈也黯然失色,这就是他的魅力,无处不在。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天夜晚,那场谈话明明不是这样的。

思绪回转到那个被夜色渡边的小树林,昔诺哥,我们一起到美国去好不好嘛?关于留学的事我爸妈都准备好了,而且伯父伯母也非常赞同。女子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然后轻轻的扑向他宽大温厚的怀抱。男子伸手抱着她,宠溺的摸了摸女子清秀的发丝。

转身,飞快的逃离了那个让她冰冷的地方,痛,所有的感知就只有撕心裂肺的痛,如潮水般卷席而至,无情的拍打,狠狠地撞击着薄脆的心,一片片想要滴出血来,割裂的伤痕累累,眼圈里的泪闪着光跌出眼眶,顺着眼角划过苍白无力的脸,在夜色里洒下一地的心伤。原来,他早就有了女朋友,也有了出国的打算,那她所有的努力都算什么呢!

那一夜的痛如今她都还刻骨铭心,现在回想仍然痛的不能呼吸,无法抑制的悲伤从胸口传出,现在他们还在一起吗?他眼底的那份忧伤好像又加深了,像是蓝色的海散发的的气息又被风吹到了她柔软的内心,掀起了一阵波浪。

失恋的世界里,学习和恋爱永远是成反比列的,甘羽蓝已经习惯了,在见不到他的日子里学会将心中的爱深深地收纳在心底,然后用离别尘封。

可是如今呢?他的出现再次打乱了她的生活,轻轻地就搅动了心的最深处,甘羽蓝觉得他就像是自己的沸腾点,只要一靠近心便翻腾起来。

晚上美好的睡眠养颜时间,就被她在一声声的叹息和辗转反侧中度过了,因为一晚上她都纠结在“他为什么会到宁茂大学来”这个问题上,想了很多的原因,却又觉得没有一个会发生在他的身上。由于严重的睡眠缺少以致精神恍惚,亲吻阶梯、面朝大地、或侧身优雅的摔倒这是甘羽蓝黄昏时从图书馆出来时踩空阶梯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种种场景,有不可思议的,有惊叹连连的,也有较正常的。

可她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许昔诺优雅的一个转身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那一刻她感到自己的心剧烈的跳动,仿佛要跳出心脏满地蹦跳似的,脸也瞬间红的像火球,疯狂的燃烧着,以致待他将稳稳的放在地上时,还没缓过神,呆呆的愣在那里,直到他的手机铃声传来,她才明白,原来,那不是一个梦。

许昔诺自顾着打电话,没有想到甘羽蓝竟会一个人安静的等他那么长时间,所以当长长的电话结束后就直接一个人走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图书馆里还有个女孩在默默地等着他。直到后来恰好也在图书馆自习的一个室友告诉他,他才知道,她一直在图书馆里等着他;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年来,她早已像那样等待过他多少次呢?

当甘羽蓝终于从自我陶醉中醒来时,转头看向窗外,他刚才站的位置哪里还有人,于是,也急忙追出去了,在图书馆的阶梯最上方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片片暮色中,又染上了那种落寞的感觉,她的心也隐隐作痛了。

可在那一瞬间,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离自己的视线,她却忽然觉得有一种被抛弃的悲伤,他应该等等自己的不是吗?今天黄昏时的他明明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一种真正的快乐和释放,为什么一通电话就又轻易地让一切都改变了呢?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时的他高兴是因为那个叫做秦悦凝的女孩,他悲伤也是因为那个女孩,他的那通长长的电话也是她打来的,是她提出分手而他挽留的电话,也知道了,她就是那天小树林的女孩,那个他轻柔的呵护着的女孩。他一直以来的阳光,他父母都认定的儿媳妇。

斜阳的余晖洒满了林荫道,男孩伴着女孩漫步在这个浪漫的季节,黄昏的霞红将这个场景渲染的格外的梦幻美丽。甘羽蓝,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有一片美丽的风景,有一种浪漫的氛围,在一个地方他和她,肩并肩静静地走在夕阳的世界里。

“甘羽蓝,那天的事,不好意思”许昔诺目光看向远方静静地说着,有一丝愧疚。

羽蓝只顾着好好地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心还沉浸在满满的愉悦中,甚至还有点没有缓过神,他怎么会主动找自己呢?

许昔诺看着身边的人半天没反应,感到很奇怪就微微的转过头,看到她倾向斜阳的小脑袋,好像正在聚精会神的思索着什么,却又想不出来不停的轻摇着脑袋,那么的恬静、安然,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只是嘴角清扬的弧度显示出她的愉悦心情。

他看着这样的她,不知间竟觉得有些迷恋,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也渐渐浮起,让他感觉从所未有的舒心和快乐,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这是他和悦凝在一起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啊,你刚刚说什么。”羽蓝慢慢的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问着,好像每次和他在一起,她说话都会感觉头脑短路,慢半拍。

“你平时都是这样的吗?”他这样说着,轻轻地笑着,想着怎么会有她这么可爱、单纯的女孩。

然后,一顿晚餐开始了所有的甜蜜,只是那时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晚餐”这样的场景竟会还有另一层不愿说出口的深意。

不得不说,时间有时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在它的磨合下成为最亲密的伴侣,完成人们期翼已久的梦想,而同时它也是残酷的,他总是不留任何情面的拆散了人山人海中相爱至深的情侣。总之不管我们如何看待它也好,时间终究还是带着它独有的气息横扫了这所大学,大二夏天的尾巴,大三的前奏,羽蓝终于和许昔诺走到一起了,没有动人心弦的大束玫瑰,也没有传说的烛光晚餐,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羽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在一起吧!却真切的征服了她简单美好的心。

羽蓝很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因为爱而和他走在一起的,或许他只是念起了与他深爱的女子在一起的感觉,或许他只是习惯了羽蓝无怨无悔的伴在他身边的感觉,也或许他只是寂寞了。他从未去仔细的思考,她也从未去计较过,相处的日子是平静而甜蜜的。

许昔诺很宠爱她,他会在每个重要的日子送一束她最爱的百合,会为她买心仪已久的小礼物,会在他生病是寸步不离的照顾她,会在约会时将她紧紧地护在安全线内,会宽容她每次的小脾气,会在很多人不经意的瞬间轻轻地亲吻她额头。

可羽蓝知道那仅仅只是宠爱,再令人羡慕的宠爱也不是爱,她也知道,等他说一句我爱你,怕是要等到沧海桑田,所以她只能像个小傻瓜一样呆在他的身边享受他的呵护与宠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们的恋情一直是学校的焦点,当所有的人都羡慕甘羽蓝身边有许昔诺这样的才华横溢而且痴情专一的大帅哥陪伴时,只有甘羽蓝知道他心里一直爱着的是树林里那个娇小美丽的女子。

当然这些话,只有极度悲伤时,她会向小柔说说,然后继续的装作漠不关心他心里藏着的那个女子,努力的去忽视。可是很久以后,甘羽蓝才知道,当你心中真的爱一个男子爱到骨髓里时,你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去忽略他心中的真爱的,因为自己也会心痛,会害怕,会手足无措。是谁说:真爱就像手中的沙,我们抓的越紧,它流逝的也就越快,不留一丝痕迹。以前,这是甘羽蓝不愿相信的。

时间回到现实中,甘羽蓝追逐着前方的公交,跑着跑着,眼泪霎时就充满了苦涩的双眼,她已快忘记,到底有多久她都没有那么痛快的哭过了,泪淋湿了脸,淋湿了心。

三年了,她一个人,挤过一个又一个的公交;一个人,走过一个又一个的街道,也一个人过完了一个又一个的夏天。每次小柔打电话总会唠叨着让她尽快的找个男朋友,可只有甘羽蓝自己知道她的心早在许多年前就已经遗失在了那个干净忧愁的男孩子身上,终其一生。

街上的情侣手牵手的说着笑着,女孩想男孩撒着娇,这个场面多么的熟悉,这分明就像几年前的自己和昔诺,可如今呢?原来爱情终究抵不过时间的沧海,抵不过年少的青梅竹马,抵不过你不爱我。

为什么就算是现在你的脸还是在我的梦中浮现,你的声音还是在我的耳边回响,充满了磁性与诱惑,甚至你的气息还在我整个的世界里。可是为什么我对你的爱又要让我看不到希望呢?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写信,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包里的手机铃声阿桑悲伤的唱着歌,三年前自从他离开后,羽蓝就将手机铃声设置成了《叶子》,每次小柔说这首歌太感伤让她换一首,她都会一笑而过说挺好的,听久了就习惯了。

小柔,怎么呢?羽蓝安静的接起电话。羽蓝,我这次我一定要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你不能拒绝。

可是我是真的不想去,而且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你每次都这样说,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也不知道吗,羽蓝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三年前自从许昔诺离开后,你就从来没有真正笑过,没有释然过。你从不在我面前哭,可在我面前你不用伪装,不用掩饰。

小柔,对不起,羽蓝道歉道。

不要说对不起,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小柔停顿了一会说。

可说完后她就后悔了,她知道这是羽蓝心里的一道割裂的血淋淋的伤口,汨汨的流着绝望的鲜血,将所有爱情的信仰与美好当做废墟一样掩埋,沉淀。小柔不知道那伤口是否已愈合,羽蓝不说她从来也不问,她怕羽蓝再伤心、再痛苦一次。

小柔,你说的那件事我会去,只是三年前的事我们都别再去提了,好吗?

阳光明媚的那天,羽蓝正式去见了小柔介绍给他的对象,可是,她真的的发现,有些事是无法忘却的,即使它巧妙的换了个名字存在在你的生活中,但是当假面的面具撕开时,那些曾经的欢笑与甜蜜,曾经的美好与幸福还一一清晰;那些伤害,那些痛,那些伤还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填满了受伤的心扉。

清冷的月在寂寞的夜孤傲的起舞,疼痛的心在酒味弥漫的房间里沉沦,而我什么时候才能不想你。以前是自己太天真,天真的以为她只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不知道他心里的爱,他就会静静地陪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可一辈子毕竟说着太轻松,而现实又太遥远,原来她什么都留不住。

许昔诺,三年前,你为什么没打任何招呼就走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很想念你吗?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简讯?你又知不知道我给你发了几百条的短信,每一条都是相同的内容“我爱你,不要走”。我对着车水如龙的街道哭喊着你的名字,没有人回答我;我对着你最爱的天桥呼唤你,还是没有人回答我。你真的就走了,连带着我爱别人的资格都狠狠地带走了。你带走了我的心,小柔今天让我去相亲,可是你告诉我,没有了心的人该如何学会去爱。

说完这些话,她已泪流满面,每一次,她都只能选择在寂静的夜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诉那些爱意,回忆那些悲痛的过往。然后,还是一个人收拾残乱不堪的心情继续工作。

这个夏天的夕阳似乎特别的美,火红的美,绚烂的美,不过羽蓝却觉得这美是一种壮丽的美,凄凉的美,残缺的美,就像她的爱情,不是接近天堂,而是接近死亡,可怕的是自己却还甘之如饴。时间在夕阳的来回穿梭中终究还是走向了尾声。爱情好像也随着夏天的逝去而凋零了。

甘羽蓝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心里却波涛汹涌思绪渐渐飘远,他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他又还要跑到他们恋爱时常去的地方呢?他爱的不是那个远在美国的女孩吗,他对自己不是不存在爱情吗?

霎时间,三年前的一切在眼前一幕幕的重演,那天许昔诺带她吃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她本以为那是许昔诺对她爱的宣言,却在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所谓,只是最后的离别晚餐.

电话那头异常高兴的声音生生的刺痛了羽蓝的心:昔诺哥,你答应我三天后来美国,你千万不能食言,我等着你哟!羽蓝将手机放回桌上的那一刻,只感觉所有的伤心,悲痛都向自己袭来,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亲手建造的爱情大厦在这一刻轰然倒塌,膝盖上的双手被她紧紧地掐在一起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想至少他会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他没有,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刻。

甘羽蓝一个人像个疯子般跌跌撞撞的来到机场,他不知道他搭什么时候的飞机,不知道他会出现在哪里,因为他从来都没想过让她知道,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的离开,他自私的以为那是他一个人的事,她一个人到处追寻他的身影,站在偌大的机场中心,看着周围的人群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来来往往,有的人追寻着自己的幸福,有的人在悲伤别离,可是唯独她是想这个世界的遗落者,巨大的失落感将她紧紧地包围,然后无边无际的黑暗涌向她的世界。

回忆那么残酷,那么真实,羽蓝迫使自己不再抱有希望,就算他回来了,又怎样呢?就算自己亲眼看见了他在那个地方恋恋不舍的深情和沉醉的眼眸又算什么呢?她不能一厢情愿的以为他的心里还有自己,毕竟他当时走的是那么的决绝。

果然,下次小柔请她吃饭时,就看见了他和那个她不知名的女子有说有笑的进来了,那种神情是她不可能不知道的,那明明就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和当时她和许昔诺相恋时她在他身上找到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可是那幸福的模样却刺痛了她的心。

开始她以为那只是一种巧合,随后才知道那都是小柔故意安排的,她要让她看看他们幸福的样子,要让她绝望放弃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如果仅仅是受一次伤就能让人忘了爱情,忘了你的爱人,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女男怨女了,她也不会在每个夜深梦回时痛到不能呼吸了。

第二天,甘羽蓝就坐上了北行的列车,开始她只是漫无目的,不知道自己想到那里去,只是想离开那个有他们恩爱的地方,出去透透气,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宽容,也无法忍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恩爱的模样。她一路走走停停,独自欣赏陌生的风景,想着她的爱情,然后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勇敢的放弃,慢慢的忘记。许昔诺,总有一天我会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习惯不再想念你,习惯一个人。

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或许命运真的很爱跟他们开玩笑,爱情总是与他们擦肩而过,在她坚持时,他追寻着另一份感情,在她放弃时,他却又不舍了。甘羽蓝从来都没有想到在她那么渴望他的爱时,他不愿给,而在她就要埋葬那份爱时,他却在苦苦的追寻着她。“我从来不知道失去心爱的人是这种感觉,是这般的不舍,这般的心痛。让我的世界不堪一击,羽蓝,当初的你肯定比我更难受,以往每次都是你爱我,你等我,你寻我,这次就换我爱你,我寻你,我等你。我沉沦在你的世界只为了换取你再次出现在我的世界。”她不会想到有一天许昔诺的内心会有这样的独白。

北行的日子里甘羽蓝切断了与外界人所有的联系,许昔诺发疯似得到处找她,满大街,满城市的找,每天在她的家门口,在她工作的地方苦苦等待,可是世界除了空气还是空气,他什么也看不到,他不相信的问过小柔很多次,可小柔给他打的答案除了不知道,还是不知道。

后来,他就死心了,他知道一定是他让羽蓝彻底的死心了,所以她要抛弃他了,不要他了,所以她就选择一个人安静的离开了,不再回来了。他将自己关在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每天喝着不可计量的酒,醉了又醒,醒后又醉,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生活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满脑子都是羽蓝,她的娇憨,她的可爱,她的笑容甚至她为他伤心、哭泣时的委屈。

秦悦凝无法看到他这样生存下去,心中对他的爱终是胜过了一切,决心帮着他去找羽蓝。此时她才明白有许多东西,在他回国的时候就渐渐地不复存在了,很多时候很多情感的变化就在一瞬间,错过了就再也抓不住了,然后他们之间只能渐行渐远。

一个月后当甘羽蓝重新回到城市时,一个陌生人的传话让她在咖啡厅见到了一个出乎她意外的人,那位许昔诺喜欢的女孩。

坐在车里,秦悦凝的话语在耳边一边一边的回响着:五年前,昔诺哥执意要回到国内来读大学,我不肯答应,所以他瞒着我偷偷的回国了,我知道后以分手为筹码让他回到的我的身边,可是他还是留在了国内,因为这件事我有两年没和他联系,一直到三年前我从伯母的口中知道他有了个女朋友,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是一直深爱着他的。从分手的那晚我知道他也是爱我的,所以我坚信,只要我再提出复合,他一定会在毕业时回到我的身边。可是,昔诺哥说他在国内已经爱上了一个女孩,他想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我不甘心,我和他十几年的青梅竹马的情感难道还抵不过他和别人两年的情感吗?所以我去求伯母,伯母以病危为由将昔诺哥骗到了美国,用自己的生命逼迫他放弃你,并让他念完四年的博士学位,我想,四年,够了,我一定会重新得到他的心,可是我没猜到他会为了见你,在三年就完成了那么艰难的任务,后来我又自私的以为你肯定已经结婚了,那时他就会回到我的身边。可我终究是太低估了你们的爱情,原来你也爱的那么深。他爱的是你,一直都是。对我,即使他以为是爱着我的时候都只是一种习惯,毕竟在一起呆了十几年。

去找他吧!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发疯的找你,发疯的虐待自己。”想着这些话,甘羽蓝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每次都是在她以为爱情咫尺时,它就转身天涯了,可这次在她以为爱情即将逝去时,它却又如此奇迹的降临在了自己身上。

在甘羽蓝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如果说刚才她还有些怀疑的话,现在她是千真万确的相信了。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他,看到曾经那么爱干净的一个大男孩如今因为自己弄得那么的邋遢,眼泪不争气的一滴一滴的落下来了,砸在生冷的地板上。

她猛然冲到他面前,紧紧地抱着他,哭泣着,诺,我回来,我回来了,你不要再虐待自己了,我会心痛死的。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他粗糙的手掌轻轻的的捧着羽蓝泪流满面的脸,像是捧着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突然他将羽蓝紧紧地环扣在自己怀里轻轻地说到,蓝,对不起,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承受不起。

沧海桑田,聚散离合,两个相爱的有缘人终是走在了一起。

许昔诺和甘羽蓝,双手紧牵,走在巴黎干净的柏油路上,两边是浪漫的高大梧桐.

这一次,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有人陪伴的感觉,真好。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