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恋叶,叶落殇城

周末,睡迟,睁眼,阳光大好。本想就此躲于黑暗,却邂逅晴天,本想就此没落到黄昏,却突然唤醒漫步晨光的冲动,什么时候,我们都累有于琐碎,什么时候,我们来不及闲庭细步,什么时候,我们没有再等待春天。

昨晚有人喝醉了,那是久别相聚的友情,昨天打球很累了,那是扬指长天的抗拒。突然喜欢洗完衣,把阳台弄得望眼干净,突然喜欢啃两馒头,然后运动到爬不起来。

近来我是被看着有点不正常的,我不否认,异军突起的胡须也已说明,不想解释,有你们就好。

沉默或是一种潜藏的成长,凌乱或是一种即来的责任,颓败或是成熟的前奏,只是,很多时候人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人,总要承受些,总有掩饰些,总有坚强些。

我只想,天气如此,命运我决不会认输。不认输的结果是输的更惨或者旗开得胜。为了可能的胜利,我不怕输得更惨,我不得不有些赌徒心理。

人生本来就该有时候孤注一掷,有时候不管结果,有时候不得不走。我懂,每一个漂泊的人都是为了有天不再漂泊。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有天不再分别。

为什么总是给好好的人以惊讶,为什么总是让平凡的人遇到灾难,为什么,室友感叹,为何天气如此好,我说的确快是冬天。

没有人知道这虚落的苍老,昔日怎样的繁华,正如玛雅,正如楼兰。当季节走到末端,过去注定将淡出记忆,叶已衰老,任何微风都会不经意触及离别,没有谁能拌住流水凄凄的步伐,繁华尽处,不及昔别,多少话,只在匆忙中……

叶终将划落于城河,转角而逝,去寻觅他的归属。秋已尽,华丽顿沧桑,唯留孤城,夜低吟,可惜去不能,谁解新愁,愿携手亡命断肠天崖,无奈城足固。月墨望尽天崖路,徒回目,无人心系?永恒城墙有何益,愿瞬息,永恒注定即独孤……

一曲《城恋叶》,叶落殇城、城若无人读懂,便永恒即是孤独。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