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在,请入我千年梦来

清风玉骨魂难销,碧水长烟娇颜念,焚了卷卷诗稿,断了兰舟小桥,送去此经幕年,春已朝朝。

问,谁的红袖在千年前拂乱了一世春暖媚柳,诵一曲千古梵唱,榭了桃花夭,恨了青幽草,几阙清词,残了花魂娇,葬了冷月宵?

你可知,谁的夙愿在那千百年前的泪靥上悄悄的绽了一朵愿莲,开在佛说中的那一页经卷上,恐我眷这千万次的匆匆回眸也难候这片痴情云霄?

你可知,谁的银筝上缓缓的弹唱了一曲筝瑶,飘散在那道千百年前的红尘幽梦上,吻不住来世茫茫,吟了一生情深款款?

你可知,谁的火烛银花触目了江花秋月流,闹几重凉风,不待旧事惊心想,却荡了我昨日缱绻在那千年前的一弯月色朦胧?

故良如花似梦,染几波春花秋愁,尽笑不尽几多东风痴恋一眼温柔?我看月色朦胧,匆匆流淌一夜也只是华秋,为何,为何上邪要了你这一双春波眼,点了你愁万千?

我只是听说,柳月树下有幽梦,漫漫独自过。银屏扇下看你泣泪铜镜守,一颦一蹙,点点珠珠,盈盈剜刻我心。若今夕我也添案妆一束,你能不能与我一起去看烛龙火树争驰逐?

我紧紧的攒怀手里的一卷诗笺,一弘清泪,两案诗行,我亦铺一卷长书,挥一弋纸香墨染,侍读你那千年情世的悲鸣,情意难酬。

我只是听你说,酒从别后疏,泪向愁颜出。你是不是还在望花市灯如昼,瞧见那月上柳梢头,叹月灯依旧,却不见去年人,泪独自悄悄流,湿了你春衫袖。

不知斜风细雨,留恋处为谁驻留,春总恼人心忧?我静静的为你折一支梨花带雨,数一生落寞等候,这样够不够?

我只是听你说,十二阑干,闲阑倚遍千般愁卧,闲愁路来,天也不管亦对亦错,纵是风和日暖也苦笑了春风,叹一段莺莺燕燕婉婉而歌。

你也只是说“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谁伏颜长痛,花雨梦,几多情,魂依今生,哭不尽情肠,述不完心殇。

你也只是说“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昨日花落,岁月醉人。谁曾在千年前与你并肩斜阳,读你字字凄怨,泪滴楚楚。

你也只是说“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烟雨霏霏,岁月荏苒,千丝万缕也惜青春去,我也只是静静的搁浅眼角的忧伤,陪你唱一曲。

我抚琴于月下,三千弦丝,我燃一驻青灯在流觞的光影里为你轻轻的弹奏一曲,在溢香如墨的花影里我悄悄的执一卷清笔,在素白若水的烟色我藏了欲颦还休的心语,故人你可知我?

一端岸弦凄凄唱梁,涟了几滴空阶飞雨,碧瓦重檐,惹起层层伤心。谁在千年前对酒樽前,述一段寂寞阑干,恨了从从,落了一段如今的千锦话中,心染忧了我这般豆蔻如诗的年纪。

蓝田日暖,晚风凭阑千千唱,纤陌花开婀娜,我欲与你同饮一杯清酒缓缓入肠,醉眼朦胧书香泪,看春秋花落,诗卷上的那一阙城关下可是你向我徐徐走来,释我温柔?

寄谁,寄谁一段相思入肠,埋藏在这一叠深蓝的笺纸中,泪叹一世凡梦,任红尘踏古。我自寻了这一季千年梦魇,携这一世繁华文字,定向你要了那位才郎情话,怎堪你一人独自离守?

望不断江水悠悠,湾不断几许碧波愁,天青色蘸满了如烟日落,此年又错湾几经梦断残年,我亦在眉央里任凌乱的文字在眸底展尽心酸,回望凝眸。

梦入哪朝,谁添一笔“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泪眼婆娑。

我在那朝千年年前的案端,我画一滴朱砂,站在前尘茫茫的人海里与你相遇,浅笑,一笔风月沉雁,静花无眠。

问,如水的红尘,谁,伫立在杨柳河畔缘,痴等着谁?谁,伫立在蒹葭苍苍旁,用半笺清香,绕过谁的身旁?谁,伫立在《断肠集》的词香里,熏染篇篇愁字流水长?

一盏青灯,几句忧伤,在梦谣里我浅浅的歌唱,谁染了我墨韵上的那一笔刹那婀娜,繁华依旧。

作揖阑干,西风尽阙,我亦知水中花,晓镜中月,纵我魂依今生,一切终将逝去,我欲留那一婉永恒的凄美小令,等你千年。

一朝风月,花期如梦,湮灭几世清莲,凝落在谁的指尖?我欲挣断情弦,难唱赋,为你,我割一段青丝缓缓飘落,朝朝暮暮。我可否问你一句:你若在,可否入我一段千年梦来,入我一段千年梦来?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