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弦断,那一世木槿花开

楔子

石国胡儿人见少,蹲舞尊前急如鸟。织成蕃帽虚顶尖,

细氎胡衫双袖小。手中抛下蒲萄盏,西顾忽思乡路远。

跳身转毂宝带鸣,弄脚缤纷锦靴软。四座无言皆瞪目,

横笛琵琶遍头促。乱腾新毯雪朱毛,傍拂轻花下红烛。

酒阑舞罢丝管绝,木槿花西见残月。

木槿,七乱哥哥考考你,这首诗是谁写的?

嗯,我想想,哦,我知道啦,是《王中丞宅夜观舞胡腾》,唐朝的刘言史写的!七乱哥哥我好厉害吧,嘿嘿。

呵呵,木槿,你的诗词范围可真广啊,什么都考不到你,不如你教七乱哥哥吧。

不啊,七乱哥哥更厉害呢。

那,我问你,这首诗是写什么的啊?

当然是写木槿花的啊,你没看见“木槿花西见残月?”么?

是写给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是写给木槿的。

······

木槿,这首诗,终是圈禁了你一生。

1.

暮春的风徐徐吹过,庭院里几棵饱经沧桑的木槿树上结满了白色的木槿花。风缓缓一吹,漫天的木槿花齐刷刷地飞舞。几瓣木槿花吹入我正弹的紫檀香木琴上,映着木琴上用浅墨勾勒的线条,煞是好看。

爹爹说,十五年前,我便是在这一个不晴不雨、漫天飞舞木槿花瓣的一天降生了。

十五年前,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似乎对这木槿花开很高兴,嘴里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粉嫩的小手四周摇晃着,一瓣木槿花悄悄落入婴儿眉心,淡化了眉心浅浅一点朱砂印。

爹爹给我取名:木槿。

木槿,木槿。爹爹常这样叫我。嗯,真的是很安详,美好的名字。

我从小便知,我是木府的二小姐,爹爹是朝廷命官,年满十七岁那年,我将被送入宫,或是给官宦人家做妾,或是做皇上的妃嫔。

于是,爹爹便四处找先生教我学琴棋书画,把我培养成一个名门闺秀,而进宫做妃嫔,几率也大些。

没错,我只是爹爹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升官发财的机会罢了。

有时候我会觉得,爹爹始终是偏心的。除了在外人面前夸他有个知书达理的女儿,平时对我也是淡淡的,就像他平时叫姐姐叫落落,叫我却叫木槿一般。

姐姐,虽然是姐妹,可我们的性格爱好却大相径庭。姐姐总是喜欢着一身夜游衣,把头发梳成男孩子的样子,而且她不知道从哪儿学会了武功,整天不见人影。爹爹虽在外人面前很少提到姐姐,而他对姐姐却宠爱甚佳,爹爹从来都不会逼姐姐做她不喜欢的事,而我便不一样了,我是小姐,我是大家闺秀,但我却从来都不是我自己。

2.

“雁落滩折影,暮风吹柳柳花摇。弦起伊人多思愁,声声抑复鸣。赋长歌,一曲罢叹举樽尽,浅眉犹月扰人心。”我如往昔搬弹着,木槿花洒了我一身。

“姑娘好才华。”一个带有磁性的男音把我吓了一跳。

我转过头,只见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眼神温柔地像潭月光的男子,手拿着一把写有诗句的桃花扇,一看便知是位儒雅文人。

他的眼眸清冷,又让人捉摸不透,方才浅浅一笑,露出两个醉人的酒窝。他,长得,可真漂亮。

我看呆了。他,大概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

木槿。爹爹唤着。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那个男子尴尬一笑,两颊如桃花沐露。

信手拈来无意句,让公子见笑了。我微笑着福身。

木槿,这位是爹爹给你请的诗词老师。爹爹笑着对我说。

他,真的是我的诗词老师么?我幽幽地想。

小女木槿见过公子,若来日诗词不佳还望公子多多指教。

姑娘大可不必多礼,在下单字七乱,不如今后姑娘与我互称名否?

我轻点头。是的,他是,七乱,我的诗词老师。

3.

这是他教我的第一天。他并没有像其他先生一般地教我诗词格律,平仄押韵,而是跟我讲关于诗词的故事。当然,我也知道不少。我们有时伫足溪畔,有时轻泛扁舟,有时樽酒对弈。我知道,他眼中的我是一个聪明、漂亮又有才华的女子,然而,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

只因,他是我的七乱公子。

只是,姐姐,我要的已不多,七乱你为什么要和我争呢?

当我含着羞涩的笑给七乱送去我亲手熬的木槿花粥时,我万万没想到,我最挚爱、我最相信、我最爱戴的姐姐竟然会这样。

七乱,来,七乱来抓我呀,哈哈哈,笨死了,我在这儿呢,你抓不到我······

耳畔的声音尖锐刺耳地让我厌恶。

眼前的七乱正被一条雪白的丝布蒙着眼睛。

木落小姐,木落小姐,你在哪儿啊,别跑太远啊····

声音依旧是那么动听。

说了别叫我小姐,叫我落落····

姐姐娇嗔着。

姐姐,我的好姐姐,木槿要的不多,你不要跟我争七乱好吗?

我的心立刻揪在一起,我全身在发颤,手里滚烫的木槿花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溅开了花。

我伤心欲绝地推开门便走,我只想,好好的哭一场。

七乱,我的七乱并没有来找我,待我回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玩捉迷藏。

不,我不能让他们看出我很悲伤。因为我是大家闺秀,爹爹的骄傲,将来的妃子,无论如何我都是最高傲的。

以后的诗词课还如以前一般。只是,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厚厚的可悲的屏壁了。

七乱,你告诉我你怀念以前的日子好吗?

七乱,我们还如以前一样谈论诗词好不好?

木槿我告诉你哦,最近我做了一道好难吃的菜,你知道第一个试吃者是谁吗?哈哈,是七乱诶,你没看见他辣的那个猴样,笑死啦,哈哈哈·····

姐姐,我假装微笑地听你讲,你知不知道,我的内心有多难过?

七乱,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落落,你下次下手能不能轻点啊,疼死我啦······

耳畔一片嬉笑声仿佛在撕裂着我的心。

直至,有一天。

七乱居然向爹爹提亲要娶姐姐。

七乱,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对不对?

七乱,我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是不是?

爹爹,爹爹竟然同意了。

姐姐,我最爱的姐姐在她大喜的那天穿得真漂亮。

在七乱迎娶姐姐的那天,我偷偷的潜进七乱的房间,问他:木槿,也可以嫁给七乱公子吗?

七乱抚摸着我的脸:七乱此生只爱落落一人。

他擦肩而过的刹那,红梅愕然地洒落我一身。

从此,扬州木氏二小姐从此在婚礼中走失。

4.

为什么,为什么爹爹不喜欢我,姐姐讨厌我,连你也要嫌弃我?

七乱,七乱,我多想回到初见你的那一天,我们一起写诗好么?

姐姐,你什么都得到过,什么都可以得到,你难道就不能分一点点给我么?

七乱,我姐姐她到底有什么?我会写诗,我会歌舞,我会下棋,我会女红,我姐姐呢?她每天只会飞檐走壁,跳来跳去,她什么都不会!

十五岁的我,在朦胧月色中,因看不清前面的路,竟失足掉进一个大黑洞里。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黑得让人心惊胆战。我蜷缩着,耳畔是我均匀的呼吸声。

依稀月光射入,却仍看不清楚。好黑,好冷。姐姐和七乱此时在干什么呢?哦对,我都忘了今天是他们的大好日子了。想到这里我便鼻子一酸,竟落下几颗泪来。

来吧,来我这里。

耳畔的声音如此让人着魔。好晕,好累。

木槿,木槿,这个可怜的姑娘,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爱你、怜惜你了,快来吧,来寻找你的快乐。

迷糊中依稀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竟循着声音走去。

木槿,你清醒点!我反复提醒自己,可不知为何像中了邪似的,停不下脚步。

·······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完全不记得刚才的事了,只是感觉头昏沉沉的。

姑娘,你醒了。一位约莫七十岁的老妪急忙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杯茶。

我感激地笑笑。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魔君手下的一名魔女,早在她十几岁那年,她因心上人背叛她而请求魔君想办法弄死她心上人。当然,这并非其所愿,只是所谓魔君乃是心魔,他有办法控制一个人内心最软弱的地方,而这个老妪后因心智未完全被其掌控而替她心上人当了魔君那致命一箭,可毕竟她是魔女并不会这么容易死去,而代价便是一日如三秋般迅速老去。

我听了感觉毛骨悚然,立刻问她:那····那我现在在哪?

老妪不以为然地笑笑:在你内心。

我吓了一跳:我内心?

心中有魔,所见皆魔。姑娘,你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老妪说。

我最心爱的男子却喜欢我姐姐。我幽幽的叹息。

老妪又笑笑:那····你想得到快乐吗?相信我,我将会使你成为天底下最快乐的人。

我淡然的闭上眼睛,我已无力去计较什么了,只是觉得好累。

我究竟该怎么办?

5.

木槿花开的好美呵,落花时节却未逢君,心中浅浅的惆怅油然而生,我依旧在漫天飞舞的木槿花瓣下弹琴,犹似初见时。

只是,我的内心却少了初见的那份单纯与宁静罢了。

现在,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回木府。

待我回去,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夜了,木府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我失踪了,还是各忙各的,刚见到我的小玉还甜甜的叫了我声二小姐。

原来,我只配做空气。

老妪说,只要我把这包粉末泡在姐姐喝的茶壶里,就可以得到快乐。

我没想到,她竟然拿了一包断肠草的粉末给我,而姐姐,已经咽了气。

我···我居然杀了我的亲生姐姐!我吓得急忙抛开那个茶壶,更无颜面对姐姐,只是捂着脸一个劲儿的哭。

木槿,你是木槿吗?你什么时候学会下毒了?你怎么那么狠心,连你至亲至爱的姐姐都毒害!我反复的问自己。

很好。不知何时老妪出现了。现在木府所有人都沉睡了,唯独和你争七乱公子的姐姐也死了,从此七乱是你一个人的了。

不,我并不快乐。姐姐被我杀了,我是个阴险狠毒、自私自利的人,我怎么可以这样····

老妪指着一旁正在安静沉睡的七乱,看,这就是你最爱的人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不见了。

我呆呆的望着,许久才提起沉重的脚步缓缓向七乱走去,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

这就是那个让我爱了一生也恨了一生的男子。

我含泪抚摸着七乱的脸,两行清泪不知不觉滑落玉颊滴落在七乱的白衣上。眼前的七乱一脸宁静,仿佛任何事都不能动摇他的心。

七乱,我能最后抱一抱你么?

七乱,原谅木槿冒昧。

我双手环着七乱,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感受他身体的点点余温。接着,大颗大颗的泪水扑簌簌地落下,浸湿了七乱的一方白衣。

石国胡儿人见少,蹲舞尊前急如鸟。织成蕃帽虚顶尖,

细氎胡衫双袖小。手中抛下蒲萄盏,西顾忽思乡路远。

跳身转毂宝带鸣,弄脚缤纷锦靴软。四座无言皆瞪目,

横笛琵琶遍头促。乱腾新毯雪朱毛,傍拂轻花下红烛。

酒阑舞罢丝管绝,木槿花西见残月。

木槿,七乱哥哥考考你,这首诗是谁写的?

嗯,我想想,哦,我知道啦,是《王中丞宅夜观舞胡腾》,唐朝的刘言史写的!七乱哥哥我好厉害吧,嘿嘿。

呵呵,木槿,你的诗词范围可真广啊,什么都考不到你,不如你教七乱哥哥吧。

不啊,七乱哥哥更厉害呢。

那,我问你,这首诗是写什么的啊?

当然是写木槿花的啊,你没看见“木槿花西见残月?”么?

是写给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是写给木槿的。

我反复地念着这句话,是写给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木槿从来就不肯去奢望什么,木槿什么都不要,只是,我的七乱,你为什么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呢?

七乱,木槿祝你幸福。

姐姐,木槿也希望你幸福。

我知道,能挽救姐姐的方法也就是如老妪的代价一般,而我,不是魔女,就只有死了。

姐姐,我种下的因应有我来承担。若你醒来,请你一定要帮木槿照顾好七乱。

姐姐,木槿对不起你。

我只求,能赎去我内心的罪过。

我一壶饮尽,那一壶我自己下的毒。

我仿佛看见姐姐和七乱都醒过来了。

七乱,姐姐,来生再见。

6.

木槿花快谢了,也再无漫天飞舞木槿花的景象了。

七乱,我好似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木槿杀了我,后来又救了我。姐姐说。

无论木槿现在在哪里,相信她应该有自己追求的吧。七乱感慨道。

姐姐,如若得不到,还是选择忘记吧,忘记我给你们带来的伤害。而我,为乞求心灵永远的宁静,也只能选择忘记,忘记你,忘记七乱,忘记这段不属于我的缘分。

一世木槿花开,花开人不在。

(完)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