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不知你

一叶知秋,是一个孤单的词。

天气越来越冷,以至于我快要向秋裤妥协了。前几天一大清早被妈妈的电话吵醒,说做了一个关于我的梦,我想梦境一定很糟,不然妈妈也不会说吓得全身无力,一身冷汗。梦的内容不用去想也不用纠结。我唯一知道的是,妈妈对我的挂念无时无刻。前几天突然无聊的跟爸爸发了一条微信,过了几天才收到爸爸的回复,爸爸的声音那么熟悉却又让我觉得苍老,平时聊天的朋友各种欢乐或者郁闷或者无聊,但没有一种声音是像爸爸一样的特别,亲切。妈妈感冒好久了还没好,劝她好好去检查,她还要再等等,我心里疼得慌。突然觉得我还是一个孩子,除了每个月伸手找父母要生活费,其它的什么也不能做,为此,我感到无比的羞愧和难过,我想快点长大,可是当我发现自己即将脱离父母的庇护,走进社会的时候,我又感到无比的畏惧和恐慌。

我最害怕的是离别,因为我知道,下一次,不一定还能遇见。我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新的人,我呆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不愿意走出去。我害怕梦会破碎。我不愿意改掉我的习惯,比如习惯里的你和你们。如果你成了我的习惯,就再也不愿意改掉,或者说是想改也改不掉,我一向是一个固执的人,反应还比较迟钝,至少比别人慢半拍,就好比每次玩狼人的时候,只要超过五人,我就不能当法官,我会开始混乱记不清。这样,我也就不好再吹嘘小学初中高中的我数学是多么多么的好。

事实上,我是热爱篮球的,我想。只是,好久没有再去触碰,但我依然记得曾经球场上挥洒汗水时的喜悦。今天路过操场,投了几个三分,一投一个准,我就笑了,还像曾经的自己。于是我看着顿哥和森哥继续赛球。我喜欢这种阳光积极的味道。有健康的影子。如果不是因为鞋子不方便,我也好想挤进去,装模作样,以为自己很吊的样子。

有时候,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个世界,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的人,为什么那么不安寂寞,不甘平凡,安安分分不好吗。如果每个人都单纯一点,都大度一点,那世界会多了多少笑容,少去多少眼泪。同样是人,为什么要勾心斗角,互相伤害。最近看很多部队的片子,很着迷,迷得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战友情。突然脑海里蹦出我要去当兵的想法,于是被人笑话,像顿哥说的,我是中国共产党的脑残粉。其实,我不是不明白,现实永远成不了电影。但往往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独自以为,各种生活。

我本来以为一群女孩子在一起可以讨论张爱玲,讨论纪伯伦,讨论鲁迅,这样真好,可是大多数人不是这样,稍微好点的讨论最近的时装和明星,不好的就是讨论某某同学的各种八卦。而我也成功的成为了这大多数人之一。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我讨厌自己经常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说着自己不喜欢说的话。世界上的人分为三种,大雅之人,大俗之人,和半俗半雅之人。大雅之人可谓敬之,大俗之人也可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半俗半雅之人,可谓悲之。而我在追求大雅的道路上不得道,终究成了那半俗半雅之人,可悲可叹,无可救药也。

我是一个人。奇怪。我为什么会是一个人。真是有好多事不明不白。罢了。

不知你。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