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梨花落

溪水长流,蝶儿翩翩,百花也正齐放,溪水中的鱼儿欢快的嬉戏着,鱼尾扫着清澈的溪水,荡漾开一圈一圈的波纹。

风起,花落,片片月白色的梨花起舞。

林中一红衣女子微坐在一红木椅上,面前一架古琴,十指起,轻轻抚下,琴弦一动,琴音随之传出,沁人心脾的美妙,让人忍不住的跟着琴音进入了这样的一个景象。

那是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有花有草有山有溪水,还有一倾城的女子,她抬眼微微一笑,一袭红衣衬得她雪白的肌肤,绝美的小脸,诱人的身姿,她坐在那棵梨花树下抚着琴,琴音动人心弦,似乎每一次拨动的琴弦都是在拨动人的心弦,女子侧头,掩下眸子,为自己系上了以红色丝带,遮住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她侧耳倾听着四周的动静,摸索着摸到了琴弦上,随后便熟练的在琴弦上来来回回。

一曲将尽,女子停下手里的动作,一片梨花落下,刚巧落到她小巧的鼻尖上,女子轻笑,梨花的香气袭人,她伸手拿下那片梨花。手还未触到自己的鼻子,一只温暖的大手捉住了她的小手,一黑衣男子蹲了下来,他蒙着面,就只看得见一双眸子,他将唇移到她的耳边轻声唤道:“梨儿......”

女子笑容僵在了脸上,手也被他握在半空,女子并未挣扎,任由男子取下了蒙在她眼睛上的红绸。

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并未回头去看那个在她身后的男子,她微动,男子将头搭在她的右肩上,嗅着那诱人的香气,男子闭上了眼睛,他说:“还不让他爱上你的话,你便会万劫不复,到时候,我也无能为力了。”

女子没有一丝的波动,她将手放到自己的心那里,那里隐隐作疼,却没有一点心跳的感觉,男子再次覆上她的手,一起感受着那里有没有心跳,男子睁开了眼睛,暗暗的说着:“它又没有跳了。”

女子一惊,推开他的时候自己也不小心的倒在了地上,她双手伏地,眼眶微红,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不会爱上我的,永远不会的。”

男子轻笑,走到她的身边,拿出了一只笔,熏了朱砂,在女子的眼下点上了一朵梨花,梨花盛开的一瞬间,女子本就绝美的小脸,看起爱就更加的妖娆动人,甚至是迷人心智,他抚摸这女子完美的肌肤,唇角上扬,轻启:“不会的,他一定会爱上你的,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没有谁会比你更美。”

女子慌乱的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黑衣男子,她抚摸着自己的心,那里,还残留着曾经跳动过的感觉,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怀念。女子乱了脚步,没有尽头的往前方奔去,黑衣男子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流过一丝柔情,“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在哪个时候,一曲吟花落,散尽人心里不该存有那丝欲望,却是散不尽人心里的渴望。

......

春来了,雪早就已经化了,该盛开的那些花都已经盛开了,可是,在这个园子里面,不该盛开的花也盛开了。

夜渐渐的袭来,天色也跟着暗淡了下来。

这个园子里面挂满了红灯笼,灯笼的红光映亮了整个园子,一片的喜庆。漂亮可人的舞姬在堂下舞动着诱人的舞姿,她们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媚术,要的就是迷惑那个堂上穿着龙袍的俊美男子。

突然,天上飘下来几朵梨花,恰好落到他的酒杯里,梨花落下,美酒盛开了几圈波纹,男子微眯起了双眼,仍旧是那幅不可一世放荡不羁的样子。

这时,一个样貌不俗的舞姬扭动着身体来到了男子的身旁,女子蹲在了她的椅下,纤纤细手在男子的腿上游移着,女子轻启红唇,嘤咛着:“王......”

男子勾唇,嗜血的目光紧盯着酒杯里的梨花,俊美的唇角溢出一个小小的窝角。素净的右手举着那酒杯,一时看着酒杯里的梨花,目光悠远,眸子似黑色的漩涡,想要将那朵梨花给吞噬掉。

舞姬仍旧撩拨着他的欲望,男子突然回头看着她,眼里释放出危险的紫光,紫眸一闪而过的杀意吓得女子后退了一步,她匍匐在地上,“王......”

男子拾起酒杯里的梨花,指尖为用力,梨花渗入舞姬的心脏,洁白的梨花被鲜血染得通红,堂下的那些舞姬继续舞动的身子,其他人也自顾自的品酒论谈,对于堂上死的那个女人根本没有人在意,就像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梨花飘下,不再是一朵两朵的梨花,而是很多很多的梨花,梨花落下的时候,一辆红色的轿子也从天而降,咚的一声落在堂下,舞姬皆后退了几步,乐停,舞也停。

男子眯着紫眸瞧着那从天而降的轿子。

几个白衣男子起身在轿子两边警惕的看着,手里的长剑随时准备拔出,怎知,一阵带着;梨花香的风起,轿帘随着风起,轿子里面赫然坐着一个女子,是一个绝色的女子,是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女子,她的双手被铁链锁住,她眼波流转,红了眼眶。

所有人皆一愣,被她的美所迷了心智。女子颔首,似要落泪,楚楚动人的小脸有着落寞的神情,一袭火红的纱衣穿在她的身上,是那样的动人,是那样的妖娆,一滴泪珠滑下,滑过她眼下的那朵梨花,让所有人看了都为之怜惜。

堂上的男子转动着酒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那轿子一眼。

又恰好一朵梨花落到了一白衣男子的肩上,他眼神动了动,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柔情,几个白衣男子都收回了剑。

女子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那手上的铁链触目惊心,女子走出轿子,在堂下的几步石梯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抬眼看向上面的男子。

男子终是看了她一眼,她是很美,美得深入人心,美得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的去多看她几眼,可是,这个男人,他看了她一眼,眼里没有一丝动静,“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一直看着他脸,淡淡的说道:“梨花落。”

“梨花落......”男子念着她的名字,果真一朵梨花又落了下来,男子伸出手来接住了那朵梨花,任由梨花打在他的手心上。

两个婢女飞身举着长剑站在女子的前面,“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女子瞌下了眼帘,“主人欲将花落献给王。”

男子轻笑,他起身向女子走去,伸出手来抬起她的下巴,确实有着值得献给他的美貌,男子突然凑近她,鼻尖触及她的颈窝,那梨花的香气再次袭来,男子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她身上的味道,“你很美。”

他不想知道她的主人是谁,也不想搞清楚是有什么预谋还是什么......他现在只想要这个美丽的女人,这是唯一一个他觉得可以和他缠绵的女人,恐怕,也会是最后一个。

男子收回手来,就这样在众人眼前离开了。

那两个婢女抓住女子的手腕,手里的长剑挥下,可那铁链仍旧是完好无损的锁在女子的手上,两个婢女相视一望,抓着女子就这样飞身离开了园子。

偌大的水池,里面洒满了梨花,婢女将女子森上衣物尽数脱光,然后指引她走下水池,女子白嫩雪白的肌肤透在水池里,梨花浮在水面上,水里冒出热气,女子睁大迷离的眼睛,在水里泡了一会儿。

两个婢女拿了一件红色的透明纱衣,比起女子先前穿得更加能让一个男人起那欲望,婢女给女子穿上,只是那铁链比较不便,婢女死掉了纱衣的袖子和肩出,自女子迷人的锁骨下将她的身子围了起来,然后就用一红色的红绸的遮住了她的眼睛,最后婢女带着她消失在了水池里。

婢女把女子推进了一件屋子里,她的眼睛被红绸遮住,女子侧耳,听着四处的动静,偌大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听到,她赤着脚就站在那里,直到一道温热的气息逼了过来。

男子再次将鼻尖凑近她的颈窝,嗅着那让他痴迷的味道。突然,男子吻上了女子的颈窝,滑腻的触感掠过他的唇,男子伸手抚上了她眼上的红绸,女子不发一语,男子看着她手上的铁链,然后抚在她眼上的手放下下来。

男子扯掉了她身上的那红色纱衣,手轻轻一推,女子便向后倒去,后面居然是软软的床垫,男子欺身过去,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先是在女子的鼻尖上轻轻一点,随后便褪去了身上的袍子,和女子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女子手上额铁链偶尔会发出嗤啦的声音。

直到男子吻上她的香肩,他却说:“你为何会来到本王的身边?”男子勾唇一笑。

女子一惊,红唇半张,细长的腿微微伸起,他捉住她不安分的腿,腰身往前而去,女子皱眉,鼻里忍不住的嗯了一声。男子抱紧了她妩媚的身躯,白色纱幔的彼此起伏,两具赤.裸的身体在纱幔中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梨花落......”男子轻声道出她的名字,女子嘴里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她趴在他的身下,软软的床垫深深的陷下一处,女子被束缚的手抓着身下的床垫,她又浅浅的嗯了一声,男子听了却是更加的深入她的身体,似要将她贯穿。

她的耳边响起了那道声音,他说,不会的,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他会吗?他会吗?

“你会爱上我吗?”女子突然道出,男子停下了动作,半响,他起身,女子再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的。

眼上的红绸遮住了她的眼,也遮住了她的心,女子翻过身来,在红绸的双眼缓缓的闭上。

“梨儿......”

“不会的,他一定会爱上你的,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没有谁会比你更美。”

“梨花落......”

女子静静的躺着,她听得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却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

在哪个时候,一曲吟花落,散尽人心里不该存有那丝欲望,却是散不尽人心里的渴望。

一片花瓣飘落到女子的脸上,柔柔的,轻轻的。

眼前传来了一道光线,一只大手拿掉了她眼上的红绸,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他的眼睛看着她,随手拿过床垫上的红色纱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女子欲问他的名字,面具下的薄唇扬起,“我叫澜玉。”

他似看透了她的心,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白衣男子抱起她来,女子看了一眼四周,原来这里只是一间屋子而已,除了一张大大的床,什么也没有,她好奇的看向男子的下颚,男子回头,从他的唇角可以看得出,他在笑,他说:“我可以带你离开,你要离开吗?”

女子摇了摇头,他抱着他的腰身,除了房门就飞上了一棵树,他对她说:“可是我想带你走。”

女子并未说话,和他一起坐在树上,忍风吹在她的身上,她的脑海里闪过那些只言片语,她扭头看着白衣男子,伸手欲要拿掉他的面具,男子伸手制止她,她浅笑,“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是爱一个人的感觉。”他道。

“那是什么感觉?”

男子不语,他拿出那掩住她眼睛的红绸,再次蒙上了她的眼睛,风吹起她的发丝,男子取下了面具,吻上了她的唇,女子一愣。

男子眼下那朵澜花泛起了淡淡的光,与之女子那朵梨花是不一样的光,男子吻着她的唇,空中飘起了朵朵梨花,男子戴上了面具,从树上一跃而下。

“带我走。”女子突然开口。

男子停下了脚步,女子张开了双手从树上倒了下来,男子转身接住了她,她扑进了男子的怀里,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是一种奇怪的花香,她笑了笑,想要扯下眼上的红绸,男子再次伸手制止她。

“你刚才为什么不想走?”

“因为我想等他爱上我。”

“梨儿......”男子嘤咛出声,女子身子一顿说道:“你叫澜玉。”

他含笑,牵着她的手向前走去。

......

静谧的林间,黑袍男子抚着那架琴,他口中念着一句话,那边是:爱了,就是会万劫不复。

梨花花瓣飘下,一美貌女子在花下舞动着身姿,她嘴里唱着那曲吟花落,琴音伴随着舞姿,女子却像花儿一样,渐渐枯萎,直到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倒在了地上,琴音戛然而止。

“我说过了,我无能为力。”黑袍男子悠然又扶起了琴来。

随着琴音,一朵梨花在空中打着转儿,男子突然手收回,琴弦断掉了一弦,他伸手接住了那朵梨花,嘴里轻念:“梨儿......”

梨花落地,赫然变成了一穿着红衣的绝色女子,女子面对着他,抚起了琴。

一曲吟花落。

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